雅 克 剛

374

  中國人在生活足跡中,其實很會利用客觀環境來「滿足」生活需求。這個說法,並非說國人會是以一份「掠奪」、「據為己有」的「全取」心態來「霸佔」一切,滿足私欲:相反,因應國人內斂、和善的品格,會從有限資源中,創設一份「以小見大」,「以有限見無限」的創造力,在於精神世界的富足,也在於從人的角度出發,將人放回於大自然那份寬廣世界中,感受到無窮的空靈。

  為此,看看中國人在生活中,居室的布置,園林、庭院的營建,莫不是從有限的空間,透過文化元素的設置、擺位,來創建出超越現實空間的思想世界,將人放於可以參照大地的小空間,將精神無限擴展。中國人俗語說「室雅何需大」,而劉禹鍚《陃室銘》更是國文範本,道出了國人「以小見大」的精萃。當中,將「雅」的要求,展現在對生活的追求真善美,如何令人的靈性超脫,成為各種事物、環境都可以洗滌心靈,都可以一任個人神遊物外,打破了時空的制約,任人翱翔。

  故此,從前「讀書人」有書齋、茶室,空間毋需大,可是,案、桌、一幅畫,有書,有琴棋,便是一個「天地」,成為學習、培養靈性,感悟古人精神智慧的「溫室」,在這個小小空間,自有「大」的世界,來孕育學子成才、成賢。

  庭院、園林,在中國人居所中,更是以小見大,以人工見大自然的人性、文化極致。小小一個庭院,不能盡攬天地於其中,卻可以透過文人畫風般的布局,將小小空間設置花木、山石、水體,將長廊開漏窗移步換景,形成一步一景的「大」;也可以閒坐水榭吳王靠,觀水看魚,體會大自然江河妙趣;以至在水閣遠眺,跨過矯牆,視野投放於遠山上去,形成「借景」,將大山「收入」眼底,成為園景一部分,將小小園林擴展到千里之外。

  這些營造,是中國文人從大自然參悟中,形成博雅生活,建成了審美標準,以文人的情操,建造園林,設置居所,將人放於「人工」的「大自然」中去,來作為培育靈性的平台。於是,以小見大便能虛懷若谷,能吸收一切可以有助構建精神世界、滋潤靈性的元素,包容、融和到方寸之中,成就中西文化交流、交融的強大融和力。澳門,正正以這種「強勢」,成就世界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