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 刻 克 剛

58

  澳門地方小,人口少,且過去常常是人口流動高的「移民城市」,因而,五湖四海人群滙聚這裏,西方各國人群也先後來到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國門,寓居此地,人、文化交流交往,產生各種文化碰撞,凝聚成文化瑰寶結晶。當一批人來了,又走了,留下來的,是多元文化,是日常生活凝練而成的人文風情,除了歷史文化建築物、街巷肌理,還有,依附於這些硬件的軟件,在一代代人傳承中,展現出獨特的澳門文化風情。

  移民城市,似是候鳥般的過客,新一代能否好好感受當中文化情懷,還是,眼看遺存下來的歷史文化硬體,只覺得是一種既有存在,一如,過去澳門居民路過大三巴牌坊、哪咤廟,每日經過議事亭前地,與市政廳(今市政署大樓)、仁慈堂、玫瑰堂擦身而過,只看作是理所當然的「存在」,亳無一份對文化、歷史的深究認知,遑論「識得寶」,看透當中原來具備中西文化和平共存、交融一面,是人類歷史長河中一份珍貴寶藏。

  「澳門歷史城區」申遺成功,提供澳門特區上下一份「榮耀」,也擦亮人們眼睛,原本日常路過的城區、建築,可是走出澳門小城,走出中國這個古老文明大國,進入「世界級」,是世界文化遺產,是經歷一代代寓居澳門,又或是人口流動中「候鳥」的努力、生活,所積澱起來的建設,且今還飽含著各種軟件,文化藝術、音樂曲藝、宗教信仰、餐飲特色、節慶……成就了澳門多彩多姿,既澳門、也中國,更是世界的一份活生生瑰寶。

  今天,澳門居民「識得寶」,也知悉不能再任由這份寶藏自生自滅。因而政府、民間多方面推進文化遺產宣傳教育工作,不能再因為是「移民城市」而令到文化傳承「斷層」。儘管,這裏可能還是有候鳥寓居,又飛走的人口流動現實,但,只有做好文化遺產的梳理,做好傳承的宣傳教育,才能將澳門特色的中西文化、融和文化,鑄刻在澳門小城,有系統地提供人們認知、推廣和教育好下一代澳門人,薪火相傳,知悉我們日常接觸的,不管是文化硬體,又或軟件,都是世界級寶藏,是澳門的,也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