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憶 克 剛

520

  澳門自稱「小漁村」,固然,現今土地面積僅僅33平方公里,真的是個小地方,甚或不及國家很多鄉鎮;但是,從另一角度看,「小漁村」可以有兩種含意,地方細小,是個靠海吃海,緊握珠江口西岸出海口的漁村。

  由是,從這個自稱中,告訴澳門後世,乃至世人,這 是個漁港,經過西方商旅、傳教士「落戶」,逐漸發展,不同歷史時期填海造地適應這個小地方的生存,土地面積逐步擴大,至今,很多原有的「地標」不復存在,也難以再現當年景象。可是,從不同地理位置、區份、街巷名稱,又可以提供人們蛛絲馬跡,追憶往昔,找到過去澳門的漁村發展「界線」。

  南灣、北灣、黑沙灣,儘管北灣早已湮沒,成為今天內港沿岸;而南灣、黑沙灣從人們慣性語音中,將「灣」稱「環」,卻保留下來地理特徵,是個港灣,供人發思古幽情,也供人們依循,有「地標」探索填海造地,滄海桑田。

  從媽閣廟沿內港至前山水道,今天所呈現通衢大道,又或里巷肌理,設若能夠從街道名稱追昔,不難察覺城市外擴遺存:河邊新街、新埗頭街、草堆街、船澳口、沙梨頭海邊街、青洲河邊馬路。而媽閣廟、沙梨頭土地廟、漁翁街天后廟,更見昔日岸邊見證,告訴人們,來到這裏,是往日小漁村海陸交界,扼守澳門「門戶」。

  填海造地,也為澳門展現一個時代見證。從西灣民國大馬路今天那列延綿的堤岸,可知優美風景線、昔日情侶談情勝地;南灣大馬路中央一列榕樹,連接到加思欄炮台,是西方軍事設施臨水堅守外港進入內港要衝;黑沙灣海邊馬路,是從「蓮花徑」外擴的「海邊」,今天高廈櫛比鱗次,要走過東北區、新城填海A區、港珠澳大橋口岸人工島,才接上伶仃洋波光粼粼。

  城市發展,今天景象,不容人「懊悔」天翻地覆;也許,只有透過城市規劃,藉各種文化保育,才能更有效為後世留下可供追憶的地標,從而更珍視目前擁有的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