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色彩 克 剛

477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澳門靜靜地跟隨時代潮流演變,似乎在不經不覺中,只聚焦於這裏是個經商口岸。歐洲葡萄牙等地商船遠航來到這個東方古老大國,建立起「航海大發現」航道推動國際貿易,是為盈利;而天主教、基督教傳教士為著服務他們的信眾,也為著開闢遠東地區傳教事業,先後隨船隊東來,立足於「馬交街」這片小土地,學習漢語、學習漢文化,也宣揚天主教、基督教義理,從而在澳門不經意的發展中,產生一份混合、融合的奇異能力,成就了彼此共存,也出奇地形成各種「混合體」、「融合體」。

  那個年代,在這片小土地生活、寓居的人,不知悉這種「融合」的內涵原來有多重大意義,只覺得是兩個不同元素透過交流、互動,可以自自然然出現一種相互去蕪存菁、強強結合的「混合體」,是經過歲月洗禮以後形成的一種變化,可以包容到對方存在於自己之內,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融合」為一,不感到有多兀突相左,於是形成一種全新的「存在」,迎上新時代、新歲月,航向不可知的未來。

  如果當「澳門歷史城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提供人們一套思維,澳門歷經近五個世紀可以締造中西共存,成就此地和諧祥和各自存在,當我們能保留下來各種硬件,藉歷史建築物、文物來向世界訴說這裏有中西並存各展特色又互相容得下對方的話,體現人類文明交流交往不一定是「侵略性」,不會只有「零和博弈」,提供西方世界重新認知兩種、多種文明可以和諧共存,是一種重要的人類上層至善,那麼,澳門世遺是否僅止於此的一種啟示?還是當中可以具備更高遠內涵?

  想想,當國際潮流出現了「mix and match」的混合配拾而擦出火花,產生異彩教人稱奇;當這種「混合」手段一路下來走過一段歲月,繼而以「fusion」作招徠,如投放於餐飲文化的「混合」中,成為「fusion菜」,強調的是不同國家地域美食的菁華元素結合成「融合菜」,在國際層面形成「新派」奇葩姿態展現世人面前,那麼,當我們回看澳門這片小地方,出現的「fusion」混合和融合色彩,又是否教人眼前一亮,原來我們早已在以世紀來計算的時段以前,便以一種獨特的「混合」和「融合」站在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南方,在珠江口、在嶺南形成澳門「鹹淡水交匯」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