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圓融 琴以練心 夏 草

101

  以前聽人家彈古琴,覺得沉悶,如今自己撫琴,卻自得其樂。前輩琴人說,彈琴是希望「從心契入」,因為學琴的目的不僅耳朵的享受,更是撫琴者藉以練心。實際上習琴是一個逐步地與自我,以及和琴交流的過程。前輩提出如何「從心契入」的幾個要點:

  (1)摒除對指法過分執著。若執著無形中不斷地給自己增加心理負擔,使彈琴狀態緊張。其實當習琴者在掌握指法基本要點後,進一步就需要自我內部的調適,靜下心來去感覺動作是否舒適,細微地體會肢體的氣脈是否通暢。

  不應以一個外在絕對標準化的對錯模式來束縛自己,而是以內在自我身體動作舒適感為底線來調整。

  因此,習琴不應只是向外追尋而離自己愈來愈遠,不因外在的好壞評價而喜憂不定,而應作為一種輕鬆遊戲的心態來享受內在的交流,才是一種自足的體驗。

  (2)做到「琴人一體」。我們習慣將琴作為一個物件,而彈者則作為主體來操作,但這種狀態易將琴與人二者分離,漸漸變得做作、刻意。如果以「和琴做朋友」,就會逐步實現琴人一體的融合。

  將琴作為朋友,就會真誠地彈奏每一聲,真誠地聆聽它的回應。

  古人有「焚香沐浴方可鼓琴」之說,這也是藉形式上的儀軌來為心境做準備。

  (3)摒除「人我分別」。我們時常會有自己彈琴便自如,有人聽琴卻緊張的狀態,這便給自己設置了一個外在的環境和物件─有聽眾或無聽眾;同時也預設了外在的目的─為了表演或為了練習。

  由此彈琴的狀態就會隨著內在因素的變化而變化。若嘗試將這些心念掉轉─摒除人我分別,不是給別人彈琴,也不執著彈琴,只是自然在彈而已。具體而言,如何能從有為到無為呢?首先我們需要回歸自我,真誠地對待自我、與自我交流。

  從身體上,我們隨著呼吸去覺知肢體各部位的放鬆程度,乃至指間各關節逐步的鬆活。在心性上,漸漸地從散亂到凝定。讓眼睛覺照動作,耳朵覺照聲音,意識覺照心念。

  (4)達到「自然圓融」。在「觀音」的過程中,要避免陷入觀照、執著於身體的感覺,或著意於聲音的點,或反被心念的覺照所牽累。諸如此類,都是偏向了具體的細節而失去整體的平衡。

  實際上,當心性經過了長期的修練後,便也不需要再刻意,而是自然而然地了了分明,同時心念上又能寂然不動。

  撫琴弄操只是隨其心而應其手,乃至實無心可得,實無手可應,自然而彈,自性流露而已。

  藉琴以練心,是一個日久彌長的心性歷練,心性的悟入其實又是一種完整的體驗,並不需要按部就班地割裂為漸次修習的次第。當和琴做了朋友開始,我們就能時時回照本心,身心就能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