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 驗 克 剛

233

  一場病疫,全國陷入陰霾;澳門儘管錄得10宗確診病例,可是,因應有本地人感染,且按人口、地方比例而言,對社區傳播風險不容輕視,政府果斷暫停博彩業營運15天,加上各種堵截傳播途徑措施,呼籲居民留在家中,切勿聚集,致令整體經濟活動和社會運作幾近「停擺」,僅維持政府緊急服務,社會上有限度的民生供需經濟交易,澳門從過去熱熱鬧鬧、人頭湧湧,變成「水靜鵝飛」,市面蕭條,對經濟、民生構成重大打擊。

  倘若說盛衰有本身規律,但是,面對疫情打擊,是天災的意外;而且,這種幾近停擺的運作,大大脫離了經濟社會正常運行形態,只是,這種超出正常情況的現象,正好給廣大居民認清,所謂「危機」,需具備風險意識來在有日思無日;畢竟,很長一段時間整體社會都處於「安逸」之中,在居安思危下,亦難以估計一如今次疫情對本澳的打擊是「斷崖式」下跌的現象,致使人們經歷前所未有的衝擊。

  疫症,給予我們重大打擊的同時,一再曝露出澳門的「短板」;當然,這種摧毀式的打擊在「非正常」情況特殊條件才會出現,亦非澳門所能「控制」、抗力和預防,乃至全國抗疫形成的武漢封城、各地小區封閉管理,令到「社會停擺」猶如「死城」般,更是改革開放以來所罕見,卻又不得不雷厲風行,以期截斷病毒傳播途徑,及早遏制病疫,令社會回復正常。固然,澳門在這場世紀疫情中難以獨善其身,而社會「停擺」般的運行,也是特定形勢的非正常現象,不代表本澳從此「歸零」。一切,還是抗疫先行,排除病疫風險威脅,才能將社會重新導引向正常、健康運作,再檢視各種情況,用政府和市場兩者配合,調理生機,讓社會經濟恢復元氣、活力。

  抗疫,擺在澳門特區面前,也擺在全國人民面前,怎樣動員各種要素、力量化解危機,回復生機,亦考驗政府、業界和廣大居民。可幸澳門特區在過去能積穀防饑,具備一定財政儲備供不時之需,亦在社會經濟運行中處於上升、建設時期,提供我們建設、內需力量。面對疫情,澳門有「底子」等待危機過去,再對症下藥按輕重緩急推出紓困措施,短中長期梳理內部矛盾。這,正正顯示澳門具備底蘊、福氣,將「險情」降至最低,將損害降至最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