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經濟 克 剛

256

  經濟發展不均,不是澳門獨有現象,放諸全球各地,焉會有十全十美經濟發展模式和形態的地方!為此,澳門只有認清自身形勢,才能對症下藥,取長補短,致令經濟整體發展、不同領域發展,乃至分區發展,都能展現活力生機,與此同時,締造「生命力」達致可持續發展。

  一如,當博彩業開放經營權以後,打破本澳長期經濟低迷的困局;可是,不旋踵,便因旅遊博彩業呈粗放型發展,以至整體經濟大環境向好,吸引本地投資加大建設,也吸引世界品牌、名店紛至沓來,出現了強大排他性,加大了競爭力,搶奪人力資源、舖位,爭佔市場空間。

  這才是經濟發展形態,市場模式。為此,老店、舊區在發展不均的制約下遭受淘汰,及至壓逼從旺區遷往橫街窄巷,適應急劇變化的市場環境,正是市場主導下的角力。面對這個局面,政府能做的,能幫忙的,只是完善市場制度、法規,完善投資環境和經營環境,創設營商環境,提供廣?生存發展空間,配合企業自身努力打拼,開拓多元共存營商環境。

  為此,發展社區經濟、活化舊區,一時間成為熱議,成為民間對政府完善施政,助力社區發展的訴求。可是,多年以降,社區經濟只是一個理念,只是一個路向,卻難以將模糊的「社區經濟」套用到不同舊區,來達致大家希冀的興旺局面。以至,政府銳意扶持文化創意產業,打造休閒旅遊元素,將塔石廣場、瘋堂區、南灣湖畔作試點,所投放人力物力財力推動文創休閒開拓「社區經濟」,總有事倍功半之嘆,以至南灣雅文湖畔這個政府主導熱點,經營者還是慨嘆人流、客流不足以激活經營而盈利。

  怎樣能總結經驗?怎樣看待「社區經濟」和「活化社區」,總得找到一些「破解」辦法。但是,設若無視社區隱藏的「密碼」,卻「一刀切」以相同模式投放資源和助力到各個舊區,顯然會出現同質化,又或「水土不服」,變成一廂情願的藥石亂投,難以具針對性地思考,社區「密碼」要怎樣才能有助社區經濟展,激活社區展現出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