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與平衡 克 剛

93

  「澳門是我家」,在特區成立後,常常被引用於社會熱愛所生活的城市,引發人們共鳴,凝聚社會合力共同建設這個屬於大家的家園。經歷20年建設發展,澳門憑藉旅遊博彩業這個經濟龍頭,推動高增長、大擴張,一時間,高速發展甚至大有人們「趕不上」的慨嘆,而「粗放型發展」,也成為這個小城市常常自我警醒的說詞,可見,在興旺的同時,也產生不協調、不平衡。

  這是否每個地方面對高增長、快速發展必然的現象?回看過去,澳門固然在「粗放型發展」中積累豐厚財富,才能有助我們今天應對疫情衝擊,可以在過「緊日子」中有「積穀」來「防饑」。與此同時,也不能忽視,發展激發起來的矛盾、互耗,需要調和平衡,以至,在重大節點,更應保育,降低發展強度,保留下來我們這個「家」最真實、魅力一面。

  自然資源有限,不可再生;文化氛圍、「家」的特色個性,歷史文化、人文自然景致,給破壞以後,也難以「重建」。

  為此,怎樣從發展的預設中,先做好規劃部署,將先輩留下來的「寶藏」、「遺產」承傳,有賴大家面對發展時,兼容、平衡,「兩害相權取其輕」,甚至在必要時「犧牲」發展利益,確保文化命脈可以生生不息持續下去,展現「家」的個性。

  環顧全球追逐發展的趨勢,必然在愛護「家」的共識中,好好保留歷史文化遺產,向世人訴說當中獨特色彩,作為城市印記,吸引各地遊客前來「打卡」。澳門特區,當「澳門歷史城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當人們關注舊區街道肌理、沿岸濱水空間和「山、海、城」的互攝,那麼,怎樣「齊來愛護」澳門這個共同「家園」,值得大家深思。

  澳門城市總體規劃推出諮詢草案,內容豐富;但,離不開保育、發展與平衡,怎樣描繪這份藍圖,怎樣將4個多世紀發展起來的澳門展現中西文化交融、濱海地帶風情,舊區「家」的興味,穿插歷史城區、山體的視界,今天,正是人們共建「家園」歷史新里程,展現協調、融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