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  疫 克 剛

140

  澳門地方小,人口少,過去長時間以來,人際關係既簡單又密切,睦鄰在里巷中自有一套融洽相處環境,社會治安清明,是典型農業社會模式的小鎮風情。及至回歸祖國之前,因經濟連年下滑,利益轇轕錯綜複雜,又因博彩業周邊利益衝突,引發放炸彈、槍殺、綁架等嚴重罪案頻生,一時間原有的祥和小城淪為不安全城市,社會安全引發人們注視和憂慮。

  可是回歸祖國以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為澳門居民治理好這片小地方提供各種保障,社會治安回復清明,博彩業開放市場,激活這個經濟命脈,高速增長、發展,令澳門回復安全城市大環境,也令政府治安當局正視遏止罪案苗頭,確保居民安居樂業。

  然而,社會安全,不僅是治安問題,如,年前颱風「天鴿」、「山竹」襲澳,「天鴿」引發風暴潮席捲低窪地區,一片狼藉,人命傷亡、經濟重大損失,也是天災加上忽視自然災害的社會安全禍患。而今年以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更是另一種自然災害「無形殺手」,全球都受到打擊,澳門也難獨善其身,至今逾30宗確診病例,不幸中大幸,是未致人命損失,為澳門添上平安幸運,廣大居民,亦正視疫情,配合政府防疫措施,才得以具備較為安全的社會環境,逐步回復社會正常運作。

  說到疫情,過去澳門便曾經歷過瘟疫流行,傷亡慘重。大三巴哪咤廟,便與澳門一度發生疫情有關。據傳,建廟前,區內瘟疫流行,死人無數,大三巴附近坊眾認為區內欠缺神廟壓邪,希望請來哪咤三太子坐鎮,與柿山哪咤廟坊眾商議未果,屢次無功而回,大三巴坊眾遂決定自行建廟。今天大三巴哪咤廟橫匾「保民是賴」,以及廟前石柱楹聯內容「何者是前身漫向太虛尋故我;吾神原直道敢生多事惑斯民」,便訴說著建廟原由和經過。

  澳門面對疫情,有本土引人入勝故事,在社會安全,在人們幸福生活中,過去的重創,歷經時間洗禮,留下來的,是人們勇敢戰勝疫病的地方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