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神佛 克 剛

126

  澳門小城,滿天神佛,各安其位,卻又互不侵擾衝擊,任憑人們喜好,投入宗教信仰和民俗信仰中,不以自身宗教作為「唯一」存在而無視對方存在,更不以宗教信仰的分野而形成「對立」、「敵我」。一切,是多元共存,形成多元文化和平孕育澳門民眾,從生活中,促成宗教互相包容,互相看到對方存在而以大愛,服務民眾作為目標,形成澳門特色。

  許是這種特色太源遠流長,至少有近五個世紀的共存、包容,而令到生活在澳門的民眾「不當一回事」。在澳門居民意識中,這些宗教、信俗的多采多姿,滿天神佛,一如空氣般是自然存在,必然滋潤人們,為大家提供生存要素般,似乎是理所當然,用不著爭論,也用不著大驚小怪。可是,一旦外來人來到小城,看到教堂背後是民間信俗的哪咤廟,看到天主教教堂不遠處有關帝廟,看到舊城區里弄口總安放「土地公」⋯⋯是何等震撼,訝異於滿天神佛竟在如斯細小地方,服務於群眾,感動人們從信仰中,以大愛來為這個小地方獻力,不分宗教信仰,服務於社會「短板」一群,且能延續近五個世紀,生生不息。

  澳門雖是個小漁村,在五個世紀不斷發展歷程中,有葡人東來,留居於此,且帶來天主教傳教士以此為橋關堡,進入中國內陸傳教,促成澳門成為遠東傳教基地;但,也有來自海上的閩籍商人,在沿岸處供奉海上守護神媽祖,且建立了禪林;而民間信俗土地、石敢當、哪咤、關帝、康真君,更是星羅棋布在小城的不同地方,這種共存,促成了社會能夠以和諧、共存的精神,安撫了不同信仰人們的心靈,在信仰中找到寄託,找到精神和生命的「出路」,成就這個小地方一份安祥、穩定的社會氛圍。

  儘管,社會的發展,免不了一些衝突、矛盾,但,在這些滿天神佛共存的庇佑下,社會確應驗了「海不揚波」,總是能夠從融和中,造就人們安居樂業、尋找發展的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