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 灣 克 剛

641

  澳門是個濱海地方,儘管這裏是西江出海口,距離大洋還有遙遠航程,只能是沿海的「鹹淡水交界處」,正因如此,反過來看,這是一個靠岸地方,港灣處處,在昔日僅能依靠大自然力量風力航行的時代,季候風的轉變,決定了遠航的出海和歸航,聽從大自然、「天」、「神」的恩賜,確保航海人平安。

  這種任憑「天命」尋找生存發展機遇,以個人、群體力量盡人事的求生法則,或多或少因知悉人的渺小,需要「天」、「神」助力才能安全的思維,形成了信俗,不管是中、西方人們、文化、信仰,亦同此發心而對大自然敬畏有加。靠海吃海,不管是蜑家捕魚,浮家泛宅,又或航海貿易,連貫中西商品遠洋採購售賣,循遠東航海路線,下達南洋,經印度洋到非洲,繞過好望角達大西洋通往歐洲、地中海,這種茫茫然漂洋過海日子,可謂「危機重重」,生死一線。

  為此,澳門這個海港,從航海人信俗中,迎來了中國人媽祖信俗,「娘媽」航海者守護女神,從福建莆田故里移奉至濠鏡內港,建起了廟宇供奉香火,以求庇佑海上商旅漁民;及至葡萄牙人東來,落戶「馬交」,在南灣一灣海港半山建起「風信廟」聖老楞佐教堂,又稱「風順堂」,是家人翹首冀盼葡籍水手遠航乘風回澳的地方。這種航海信俗,中西如一,正反映,澳門這個融和力強勁地方,所以能夠滙聚中西方文化色彩,和平共存,正正憑藉人性共通性,打破了地域、國家、種族、宗教的藩籬,回歸人的善良本性,展現於人際交往。

  媽祖閣、風順堂,中、葡航海人心靈慰藉的寄託,對天地、神的敬畏,對個人努力的期許,在小小一個漁村交匯,形成了澳門文化遺產中的重要結合點。尤以期盼航海人平安歸來,從茫然海洋巨浪中,找到了靠岸港灣有所寄身,那份人性的真善美體現,在濠鏡澳、濠匯、馬交等不同名稱中,統合了中葡交往、中西交往的和平、祥和歷史片斷,至今,依然是澳門人自豪的安樂窩。

  媽祖信俗、天主教信仰,並存於這個濱海城市,從「天」、「神」的祝福中,描寫澳門包容共濟的多元文化色彩,也守護一方水土一方人,成為人們心靈靠岸的優良港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