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選擇 克 剛

754

  澳門「開埠」,除得依靠處身地理位置,是天然良港,也有歷史的選擇,當年歐陸船隻其實先以珠江口東岸屯門作為西方進軍古老東方大國的選項,只是種種原因交織下,終於,葡萄牙商人能夠以珠江口西岸小漁村濠鏡澳作靠岸港灣,叩開了通往中國大門,且以此為棲息地。

  濱海地方,以海為家的漁民、商旅,烙印起來航海故事、人物,媽祖、歐維士、華士古達嘉馬,寫就澳門中西交往篇章,都是航海人的故事。不管是蜑家的浮家泛宅,又或「大發現」吸引大西洋商旅船隊繞過非洲好望角,到達印度果亞,再經馬六甲來到絲綢、瓷器、茶葉王國的南方門戶,來了,去了,造就移民城市人們川流,落戶的、依依不捨而離去的,當看到遠東第一個燈塔──東望洋燈塔,當沿外港十字門水道繞過南灣、西灣,進入媽祖閣內港航道,意味著回到「第二故鄉」,有返家的親切。

  正是這種中西交往、交融構築起來的共同文化,甚至水乳交融成為「鹹淡水」文化的獨特民風民情,促使濠鏡澳不斷蛻變,可是,不變的是,這裏是「澳門人」的「故鄉」,留下來,是樂土,別了,是魂牽夢繫,變成了漂泊天涯游子,思憶澳門故土人情,總有希冀「回鄉」的期盼。

  更微妙的是,中國人重視故土,重土安遷,大江南北漂泊到澳門的各地人們,當落戶這個中西交融小城,視這裏是第二故鄉以後,又想起了「老家」,為此,凝聚起來鄉里,設立宗氏族群社團,成立同鄉會,互相扶持,凝聚人文風情,展現中華兒女團結一心力量。

  歲月流逝,澳門建起來中國土地上最具歐洲氣息的小城市,卻又穿插中國式建築;中西方宗教並存,信仰多元;不同地方文化,歐陸、英倫、非洲、印度、東南亞、中國大地,在近5個世紀的交流融和中混然一體,又能從多元共存中保留下來清晰印記,有來自各地「故鄉」的脈絡,向世人展示,歷史選擇了澳門,而澳門,也回饋了歷史,成就獨特歷史文化瑰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