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氣息 克 剛

126

  半個世紀以前,澳門從過往中西文化交往、融合,到嶺南文化、嶺南畫派等在這個小地方呈現異彩,匯流到中華文化大洪流中去,是一個多元色彩的地方。尤以抗日戰爭時期,大江南北知識分子、文化人、藝術家紛紛寓居澳門,廣州、香港粵劇戲班移師本澳,當年這個小城市,一度是全國文化藝術氛圍最濃烈的重鎮,促使交流互鑑、各種流派,以至思潮在這片小地方擦出一次又一次火花,為澳門埋下了豐厚文化藝術積澱。

  所以如此,除了得益於澳門地理位置優勢,與香港一衣帶水,與廣東省珠三角地區緊鄰造就了澳門的腹地,與廣東偏於中國南方,這個「南蠻」向來遠離中央權力中心而成就了開放多彩、接納新事物的思維,澳門其實也從葡人東來寄居這裏開始,與廣東的開放形成「門戶」對接⋯⋯還有,更重要的是,抗日戰爭期間全國陷於戰火蹂躪,只有澳門因葡國「中立」,澳葡免於戰火,是安全的城市,吸引了內地、香港菁英抵澳避難,形成「聚寶盆」,提供自由開放的「交鋒」、激盪環境,思潮、文化藝術應運產生勃勃生機。

  這種匯聚賢能,積累深厚文化底蘊的日子,當抗戰勝利,澳門宥於地方小,可以發展的機會不足,為此,一度匯聚這裏的菁英,便尋找合適他們生存發展的空間,回到內地、香港,以至隨國共內戰,前赴台灣,乃至到東南亞開闢空間,澳門的文化藝術氛圍,從熱鬧歸於平淡。儘管如此,也「遺留」下來不少名家,從過去根基中,延續文化生命力,如嶺南畫派傳人、粵劇曲藝在小城薪火相傳,他們將本地的文化藝術,再經一代一代人吸收了新思潮、新藝術,與既有的再激盪、革新,成就了今天的一個活力環境。

  只是,當年一度沉寂下來的氛圍,在與興旺時期對比,形成強烈的「興衰」感,令人有一種「沒落」錯覺,給人「文化沙漠」的誤導。可是,只要人們蹓躂本澳舊城區大街小巷,以至新區一些建設,不難察覺,這個被指「文化沙漠」的地方,沉積了不易讓人察覺的文化元素、符號,中葡文並存的路牌、招牌,建築風格呈現出來的藝術元素,可以深深感染人們,陶醉其中,文化氣息延綿不絕,才是小城真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