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  造 克 剛

75

  澳門過去農業、漁業社會、經濟規模小,社區發展規劃簡單,街道肌理、里巷圍的建設,也因應人際關係和交往,營造「公共空間」只會配套以宗教為主的硬體,諸如廟宇、教堂,從而在這些建築硬體下,或會配以前地等空曠空間,體現節慶和宗教氛圍的公共活動所需。因此,從舊區的空間布局看,難以從今天的角度、需求,營造提供群眾經常舉辦活動的場所和公共地方,活躍社會交際氣氛,以及發展文化巷街、體育運動和政治參與。

  這是時代發展變化的演進,也是澳門城市化、現代化進程中提出來社區規劃發展的配套設施。當然,放諸今天各個舊區、確實欠缺了公園、廣場的現代化公共交往空間和舉辦活動場所,令到舊區在活化、舉辦主題活動時備受制約。為此,每當官民舉辦活動,議事亭前地、塔石廣場、西灣湖廣場、祐漢街市公園、白鴿巢公園、綠楊休憩區,便是澳門僅有的「場所」。

  當然,我們很容易將上述「場所」套進各種活動中成為選項,甚至以為舊區具備「公共空間」提供人們交際、娛樂。可是,不難看到,以最為熱門的議事亭前地和塔石廣場為例,它們儘管處身舊區,但,其實卻非在當時社區規劃中便創建起來的場地。只是後來面對澳門社會、經濟、民生發展,作出更新規劃的產物,是「改造」社區從而獲得的社區配套。

  議事亭前地是經過行人專區設置,「封閉」當中道路交通以後,形成供人們休憩、聚集的公共空間。配以「葡國氛圍」建設,形成「前地」的道路花色風格,貫通板樟堂、賣草地,才令澳門有了自身一個獨特標誌硬件。在「澳門歷史城區」中,起著串連各街道、歷史建築的節點功能,當歷史城區納入世界文化遺產,展現世人面前中西交往交融氣息,才得以揚名於世。

  塔石廣場,更是配套澳門特區建立、發展,將塔石球場的偌大體育空間改造成西方政治建築的廣場形色,甚至希冀可以分流議事亭前地的活動和人流。從塔石廣場的改造,便可以看到,當社區欠缺公共空間提供人際交往、舉辦活動場地,難以聚集人流的制約,我們是否可以藉著「改造」、創新社區的構建,配合社會經濟和時代發展,提供人們遊藏,以及交往的場所,一方面激活舊區,另一方面,可以帶動經濟、民生獲得裨益,從「無」中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