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頭兵 克 剛

164

  澳門雖具備中西合璧,能夠兼容各種元素並存可以融和一體,成就「大熔爐」呈現自身個性特色,但,並非說在這片小小土地上,便「遺世獨立」;恰恰相反,其實澳門在近五個世紀以來,是從中華文化母體中吸收源源不斷「養分」,澳門的「根」,深入廣東省「腹地」,連接中國大陸,形成了「一體」化且從未間斷。而面向「海洋」方面,則是西方元素不斷透過歐洲航海,從大西洋繞過好望角,到印度洋、馬六甲,南海,抵達珠江口西岸這個「濠鏡澳」,形成交匯點,在這裏交鋒、互學互鑑,形成了「鹹淡水交界」的文化、文明。

  這是一片上佳「土壤」,提供中華文明、西方文明相會,取長補短。因而,在一個又一個時代交往中,在一次又一次文化碰撞中,這小小的土壤不獨是最少「戰火」蹂躪的「樂土」,而且,能從不同元素互相碰撞產生的「火花」中,提煉出來中西合璧的文化,滲透到人們政治、經濟、生活、信仰、軍事、醫學、學術⋯⋯各個領域,令到澳門成為中國大地上最「西化」,又能引進西方元素的「窗口」,卻不失中華文化精髓;與此同時,當歐洲人踏足澳門,竟會有一份「回家」感覺,不獨是城市肌理、建築、宗教,且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實實在在一個「歐洲城市」。但,他們又會察覺,這裏的「家」,竟充滿中華色彩。

  當我們能夠細心檢視澳門這片「神奇土壤」,不管是「根」深入中國大陸,汲取養分,產生了輸送中華文化的「脈絡」;又或是「同聲同氣」的嶺南文化,令粵港澳以「珠璣巷人」產生認同感,以嶺南為一脈開長與中華文化對接傳承,又面向西方吸收外來元素,促成粵港澳成為「嶺南文化」排頭兵,開出中華文化「奇葩」,箇中,澳門並非完全一個「異地客」,恰恰,是創新、創造的「先鋒」,也是重要的聯繫人。

  五個世紀,在歷史長河中只是一瞬間,但是,在澳門這片土壤中,從舊城區隨意撿拾,經過整理,便能在國家支援下,成功申報「澳門歷史城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這不是一份「幸運」的紀錄,而是,除了歷史城區申報的建築、廣場、街道肌理,還有周邊豐富的軟硬件,以至,有更多可以等同「歷史城區」名錄的硬體,成為「滄海遺珠」,不是它們欠缺歷史文化「質量」,也不是它們未具備等同的特色個性,只是,在取捨之間,只能「割愛」!從選取最具代表性的項目中,以精要來彰顯澳門的主要部分,體現中西合璧的「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