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寫蠟紙油印《道德經》 夏 草

258

  有關老子《道德經》的註釋著作很多,不論是古代還是現代,版本琳琅滿目,但我手中的這本《道德經》則比較特別。首先,它是民國時期的手寫蠟紙油印本;其次是廣成子老仙降乩註釋,由當時香港中華聖教總會會長馮其焯編輯,李金銘校訂,是一本保存完好的的古書籍。拿著這本書,可以講出許多故事。

  此書是香港的著名古董、佛像收藏家汪裕祖先生所相贈。汪先生被譽為「石雕大王」,其大埔別墅收藏了無數佛像石雕,家中大廳以至偌大的花園,都堆滿大大小小各的朝代石雕,儼然一座博物館,在一次的拜訪中,他熱情地拿出藏品,說「以古書贈文化人」。

  手寫蠟紙油印刊物,在影印機盛行的今天已不復見,但它在數十年前卻是一種流行的簡便印刷技術:先是用針筆在蠟紙上寫字,甚至畫圖,然後用油墨往蠟紙上刮,將圖文印在紙上。當年學校出試卷,社團出簡單刊物,都是用這種手寫蠟紙油印技術。由於蠟紙刮得多便會爛,只適合少量印刷,因此,相信我手上這本《道德經》的印數也不會多。

  所謂「降乩」,是道教特有的神秘「扶乩」占卜法。扶乩時,乩手是神明附身的角色,神明會通過其手寫出一些文字,以傳達神諭。信徒通過這種方式與神靈溝通,以了解神靈的意思。

  今天許多道教的道場,都有「扶乩」活動,乩手請神後拿著Y字形桃木和柳木的筆,在沙盤上寫字,旁邊有人負責認字和有人作記錄。信徒可以通過「扶乩」問事或問病,最後會得出神靈降乩的簽文或藥方。奇怪的是,乩手未必懂作詩,但「降乩」的簽文都是一首首押韻的詩;乩手未必懂中醫,但「降乩」的藥方,都是配伍得當的中藥。

  廣成子老仙,是何方神聖?廣成子,為小說《封神演義》中「十二金仙」之一,古代傳說中的神仙。居崆峒山的石室中,自稱養生得以道法,年1200歲而未衰老。 《神仙傳》稱其為軒轅時人,居住在崆峒山的石室之中,黃帝曾向他請教「至道之要」,廣成子先是不予回答,過了3個月,黃帝再來問「治身之道」,廣成子告訴他說:「至道之情,杳杳冥冥。無視無聽,抱神心以靜。形將自正,心淨心清。無勞爾形,無搖爾精,乃可長生。慎內閉外,多知為敗。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千二百年,而形未嘗衰。得吾道者上為皇,失吾道者下為士。予將去汝,入無窮之間,遊無極之野,與日月齊光,與天地為常,人其盡死,而我獨存焉。」說完,傳授給黃帝《自然經》一卷。

  編輯此書的馮其焯,很難找到有關他的詳細資料,談錫永(王亭之)曾寫過一篇《最靈驗的乩文》文章,談及他生平所見最為靈驗扶乩,是民國廿二年(1933年)在粉嶺馮其焯別墅所扶的乩,可見馮其焯當年熱衷扶乩活動。

  我這本降乩《道德經》,有多篇序文,包括廣成子自己、老子李耳、純陽子呂喦、紫竹林觀音佛母,都是降乩寫成;《道德經》內文八十一章,每章有詳盡註釋,則是由廣成子降乩寫成。所有文章是文言文,但條理清晰,淺白易懂。

  今天有學者研究《道德經》,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方能註釋出版著作,但請神降乩的乩手,不是學者,卻能寫出一本高水準的註釋來,叫人嘖嘖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