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窩 克 剛

435

  藝術文化、宗教信仰,儘管因地域、種族而形成分野,可是,放諸人類交往的歷史、文明方面,又總會有共通話題,概因,這些要素莫不展現人性真善美一面,於是,憑藉這些讓人們感知的元素,便能構建起來彼此溝通的橋樑,促成大家共同構建直指心靈的大愛,提供超越時空、地域的心靈靠岸港灣。

  澳門成為中西交匯港灣,並不僅僅在於商旅貿易,舟楫靠岸,供海上游子登陸找到棲身之所這個層次,而是,隨著商旅往返,這個良港,亦漸漸成為中西人們共處,且視之為「第二故鄉」的「落腳點」。為此,所留下來的,有各地文化、宗教,在小小漁村碰撞,激發出火花,人們找到了共通話題,宗教信仰、民間信俗共存;對於漂泊海上的商旅,家人有親切期盼,除了寄望他們平安歸來,也能帶來經濟效益,靠海吃海養活一方水土人們。

  這些源於人靈性的情操,經過人代代相傳,打破了澳門是「第二故鄉」的局限,這裏,至今儘管依然是個「移民城市」,無數人靠岸、生活,來了,又走了,但總會留下一部分人,成為生於斯、長於斯的「本地人」。因而,澳門有了中國大江南北來到這裏落地生根的民眾,廣東、福建、江浙,以至更廣泛地區的中華兒女;還有,很多大西洋沿岸,葡萄牙商旅經「大發現」沿線來到東方的葡人後裔,世代生於斯而成為「土生葡人」,這些人們聚居、共同生活的印記,今天,支撐起來中西合璧的澳門底蘊。

  是我們習慣了這種融合氛圍,見慣不怪?還是,澳門總是能夠具備強大包容力,將這些「分野」很輕易找到共通話題連結起來,成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城市個性、特徵?不管怎樣,只要游走於澳門街頭,尤以舊城區,不難從點滴中找到「第二故鄉」人性化、人們靈性大愛的印記,教人動容。何況,當「澳門歷史城區」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更教人容易梳理出從「寄身」到「定居」的種種元素,這個從前的靠岸港灣,有著無比大愛,今天,已經是人們安樂窩的最佳寫照,是國際交往中,可呈現共建共融共贏的活生生「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