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迹漸淡的港式北魏招牌字 夏 草

426

  位於香港炮台山與北角之間的皇都戲院,曾經是一幢地標式的建築,隨著戲院的轉型,本來的戲院長期用作桌球室和芬蘭浴室,戲院和相連的皇都大廈較早前宣布將拆卸重建,九成店舖已遷出,可是還見到有一檔招牌字的檔口燈火通明,檔主似乎要堅持到最後。

  檔主歐陽昌就是做招牌的師傅,自己也寫招牌字,聲稱是「真體字」。眼見此行業正走下坡,本來想向他多了解一下,但他不斷說:「上網看我的資料吧!」「我排名第一,高過孔子。」店舖前放著饒宗頤和蔣介石的墨迹相片,竟說:「他們的字不及我」。甫舉起手機拍攝,即被喝住「要收錢」,要不叫我給他100元寫一張字,要不叫我付100元學寫字,兩小時即學即會⋯⋯跟他話不投機,只好敬而遠之。說實話,他的字一點兒也看不上眼,更難與書法藝術沾上邊。

  香港過去有不少街邊寫大字、寫招牌,如今已經式微,可知道這個行業曾為香港寫下璀燦歷史!每當夜幕低垂,五光十色的霓虹光管招牌,照亮了這顆東方之珠。那時並沒有電腦字,當中的招牌字,便是由書法家或師傅們一筆一筆寫出來,而且寫出了具有本土特色的「港式北魏招牌字」。

  所謂「北魏」,是指魏晉南北朝留下在碑石上的字體,也叫「北碑」,它是由隸書漸漸演變而成的正體字,已沒有隸書的蠶頭雁尾,形體較為硬朗、方正。至唐代雖然出現了唐楷,用筆更有法度,結構更為成熟和嚴謹,由於「北魏」拙樸而多變,富有趣味,為書法家所喜愛。北魏字體雄強有力,很適合用來寫招牌字,於是成為香港招牌字體的主流,而且筆劃寫得更為飽滿,形成本土特色。

  早在四十年代,港式北魏招牌字開始流行,較著名的書法家有區建公、蘇世傑及卓少衡等,其中以區建公產量最多,香港一些舊區老店,還可以找到他們的墨迹,例如皇后大道西的「公和玻璃鏡器」,還有區建公的落款。

  區建公是廣東新會人,1906年畢業於新會師範學堂,曾在澳門、香港辦學校,1930年在香港設立建公書法學院,專心弘揚書藝,扶掖後進,對清貧學生免費施教,長達41年。他一生致力文教工作,精於書法,兼善各體,尤以北魏書體獨步書壇。當時,香港的商號和機構之招牌和碑記,多出於其手。區建公於1971年去世,享年八十五。

  如今電腦字體設計得千變萬化,漸漸取代傳統的手寫招牌字,不過,電腦字顯得冷冰冰,手寫字卻有溫度,若有興趣,可趁港式北魏墨迹還未完全褪色,多走舊區看老店,如上環大道西一號的「有記合臘味家」,創店於1956年前,已於1970年結業,3層高的唐式建築物還保留完好,牆身和騎樓柱身:「有記合」、「金豬」、「臘味」等等,都有許多經典的港式北魏字體。

  創興銀行是由廖氏家族創立,「創興銀行」招牌字是寫得非常好的「港式北魏」,未知是誰的手筆。另一家恒生銀行的招牌字,雖不算是「港式北魏」,亦是北碑字體,百看不厭,據說是早年由該銀行職員所寫,亦是一位書法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