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  與 克 剛

174

  當澳門居民以主人翁心態參與到澳門特區「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洪流中去,展現出來的是共建美好家園的熱情,畢竟,只有以這股歸屬感來看待小小一個澳門如何立足,怎樣經營發展,才能直面社區、社會千絲萬縷問題,以妥協、平衡方法,將有限資源用於「無限」需索。

  不難想像,儘管是一個社區的活化、建設,都不能不顧一切提供資源來實現「振興」的理想。何況,澳門19年前特區剛成立之際,面對的是「家底」不足、百廢待興環境。要不是社會以一股無比熱情共建特區,很難想像,這個資源匱乏地方是如何突破「一窮二白」掣肘,熬出今天的發展成績來。

  既然公共財政缺如,沒有「五餅二魚」的神蹟,澳門只能在一步一腳印中,化解各種矛盾和挑戰。想想,當年面對失業率高企,觸發社會運動,遊行示威引發警民衝突,最終,政府以提供學習津助形式,推動市民提升技能,渡過一段困苦日子,迎來「明天」。而博彩業開放經營權,又遇上「沙士」疫症肆虐鄰近地區,打擊國際旅遊業而直接衝擊本澳生存空間。政府提出「澳門人遊澳門」自救措施,頂住經濟下行風險。

  可幸的是,國家澤惠港澳政策出台,個人遊為澳門帶來大量人流,為剛開放博彩業市場的澳門提供行業生存發展空間,終令小城走上興旺。只是,人流增加,交通、基建趕不上,引發承載力「爆表」,也令到舖位、住宅價格飆升形成衝擊,可是,居民、政府,只能「見招拆招」,一路下來,以各種惠及民生方法,以建設手段,用政府之手助力市場運作,展現家園共建。

  為此,人們不難想像,從共建中,大家應如何參與其中?是人有我有,是政府「大開水喉」採用「大鍋飯」式均分資源?還是,這種「共建」,有需要從民間、商業氛圍中,突破既有限制,持久引領社區、社會朝獨特目標邁進?還有,當「吸引旅客」成為發展、活化社區議題,如何推動旅客參與到共建中去,才是今天澳門建設「一中心、一平台」的體驗式旅遊宏旨,活化社區,不能「自說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