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屠蘇 夏 草

211

  瘟疫在古代從來都是大災難,每當爆發,必定死亡無數。曹操的詩有一句:「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就是描述戰爭加上瘟疫的慘狀,令一代梟雄看見也動容;古代有「醫聖」之稱的張仲景,在其《傷寒雜病論》自序中,提到他家族中,大批親人都被傷寒瘟疫奪去性命。

  都說歷史不斷在重複,從前發生瘟疫,多發生在天氣寒冷的冬春季節,到夏天便漸漸減弱,以至消失,與今天流感、沙士、新冠肺炎等疫症在冬春季節肆虐很相似。

  古代醫療衛生落後,中醫重視「治未病」,即今天我們常說的「預防勝於治療」,古時傳統上流行飲屠蘇酒,於是在農曆正月初一有「春風送暖入屠蘇」的習俗,目的就是為了預防瘟疫,可是代代相傳至清朝年間,這個習俗竟然中斷了。

  唐人韓鄂《歲華紀麗.進屠蘇》記載:「俗說屠蘇乃草庵之名。昔有人居草庵之中,每歲除夜遺閭里一藥貼,令囊浸井中,至元日取水,置於酒樽,合家飲之,不病瘟疫。今人得其方而不知其人姓名,但曰屠蘇而已。」韓鄂還在他的另一部著作《四時纂要》中披露了這一預防瘟疫的屠蘇酒方:大黃、花椒、桔梗、桂心、防風各半兩,白朮、虎杖各一兩,烏頭半分。他說將以上八味切細,裝入深紅色的袋子裏,大年三十的晚,把它放在井中。初一早上,拿出來連袋子浸在酒裏。全家從小到大,依次稍許各喝一些,一年沒有病。

  屠蘇八味方,在流傳中經過醫家改良,有點出入,常見的方子為肉桂22克,防風30克,菝葜15克,蜀椒、桔梗、大黃各17克,烏頭7克,赤小豆14枚。將上藥切成末,裝入絹袋中,春節前一日,將盛有藥物的絹袋沉入井底,第二天正月初一早晨取藥,浸入一瓶清酒中,煮沸數次後飲用。

  八味方的藥性為:肉桂適用於胃寒冷痛、畏寒怕冷、腸鳴泄瀉;防風祛風解表、除濕止痛、疏肝解痙、殺蟲止癢;菝葜抗菌抗炎、活血化瘀;蜀椒可治心腹冷痛、咳嗽氣逆、風寒濕痹,泄瀉痢疾;桔梗治外感咳嗽、咽喉腫痛、肺痈吐膿、胸滿脅痛、痢疾腹痛;大黃對治瀉下通便、蕩滌胃腸、咽喉腫痛、牙齦腫癰;烏頭治療痛症;赤小豆利水除濕、和血排膿,消腫解毒。

  屠蘇酒雖然在中國消失了,可是保留著唐朝文化的日本、保留宋朝文化的韓國,儘管藥方與中國古代的有點出入,原來不少人還有過年飲屠蘇酒的習俗。日本人在元旦的早上提來第一桶水稱為「新水」,敬神之後,在新水中放入屠蘇散,全家人一起喝「屠蘇酒」,祈禱平安。

  在過去,日本人家中會自行調配藥材製作「屠蘇酒」,但在這個時代要如法炮製有些困難,市面上有現成的屠蘇酒出售,方便多了;也有人到店裏購買茶包式的屠蘇散,將一包屠蘇散浸泡在日本酒數小時,讓藥效成分溶於液體中,再將藥包取出,就可以飲到有益健康的「屠蘇酒」。

  八味配出的屠蘇酒,以防瘟疫,是中國古代醫家智慧,在重視中醫中藥的今天,加上爆發疫症難以對付,這條屠蘇八味方實在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