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話題 克 剛

705

  人生在世,不可預知的事太多,以人的智慧,難以破解的問題如恆河沙數,為此,茫然中,人會感到孤單、無助,除了尋求親友支援共同應對以外,也會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了一種期求天地回應人疑問的信仰,發展下來各種宗教,民族信仰,慰藉人心,成為人們心靈可以「靠岸」的「港灣」。

  航海,相對於農業,有更多不確定性、不可預知和危險,為此,過去揚帆出海,與陸上家人隔絕往來,不管是航海人,又或是家人,總會形成相互期盼,以及從信仰、宗教中尋求慰藉和寄託,希冀平安歸航。

  寄身天地之間,寄身茫茫汪洋,那種無時無刻打擊人們意志的無力無助,演變成從宗教信仰中,守護人們靈性港灣的心靈寄託,超越了地域、種族、宗教,總是最能打破隔閡的人際交往平台,正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為此,小小一個澳門,從宗教、信仰信俗中期求人平安,西方天主教有風順堂,而中華民族則有媽祖信俗,兩者在濱水處,建造起來巍峨建築,撫慰一代代中西方百姓,儘管大家同寄身於澳門,卻彼此能祥和共處,能體會人文關懷下,原來,中西有契合共通的話題。

  正是這些共同處,才彰顯澳門以中華文化為主流的包容力,能夠融和中西,以至可以產生了既中亦西的「土生文化」,為澳門添注了獨特色彩,向世人展示,從共通信仰中,從人文關懷中,可以成為世界交往典範,將一個小小濱海漁村,鑄刻在人類文明、文化的高地中,供大家探求「大愛」。

  當人們遊走於「澳門歷史城區」,以至從這個小片區輻射開來的舊區,總能找到這些民間印記,在「第二故鄉」的澳門,也是不少寄身於此的中西過客視之為重要故鄉的安樂窩,生存發展樂土。4個多世紀沉澱下來的中西交往元素,以「大愛」串連起來的人文關懷歷史印記,教人總能夠感到小城足以安頓心靈的港灣,來到這裏,寄身於此,是祥和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