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講堂 之 歐洲經驗:第二屆賦權型性教育研討會 余惠鶯

435

  今年暑假過得特別有意義,本人分別往台灣及北京出席了兩場大型研討會。在兩場研討會上,分別作主題發言,收穫豐富。在北京期間,由著名的北京懷瑞邦諮詢服務中心主辦,假北京維也納酒店金色大廳舉辦「賦權型性教育 有靈魂的性教育,歐洲經驗:第二屆賦權型性教育研討會」。參與者來自英國、荷蘭、內地及港澳約300多名從事教育、醫療、社工及前綫服務的專業人士出席,整場研討會討論氣氛熱烈。

  本人在大會上以「探討澳門性教育現狀、挑戰與應對」為題作口頭報告。本人的報告,深受與會者歡迎及啟發,並多個地方的多名代表誠邀本人到他們的地區作培訓。

  大會邀請了來自英國的性教育著名專家Susie Jolly和來自荷蘭的著名心理學家、性學家Sanderijnvan Derdoef 以不同角度共同分享相關經驗,英國的專家主要向與會者介紹了英國在性教育的經驗,她在聯合國擔任該領域顧問所遇到的問題,同時分享了一些有關性教育的概念,如何更好地教導知情同意等。

  荷蘭的專家表示,荷蘭是一個性文化非常開放的國家,早在1962年荷蘭就已經開始了把避孕作為一種避孕方式進行普及,從1960年性教育工作就已經起步,可謂是性教育領域的開拓者和領路人。直至1960年,歐洲開始性革命,年輕人開始了青年運動,呼籲性的自由,希望對自己的身體和性都能由自己做決定。我們不禁會好奇,荷蘭如此開放的性文化,難道不會給青少年造成不良影響嗎?事實恰好相反,開放的態度並不等於自由的性行為。

  荷蘭在世界上是最關心性健康的國家,開放的態度並不意味著自由的性行為,開放的態度是意味著不排斥討論這些話題,對於不同觀點持開放的態度而不進行評判,不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年輕人。年輕人在性的方面受到引導和教育,從而發展出自己的價值觀。為了讓他們能够做出對自己負責任的,健康的決定。這和賦權型性教育的「增能賦權」理念是一致的。這使得荷蘭的青少年流產率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同性戀婚姻和同性伴侶領養孩子合法的國家。在荷蘭法律中,十分重視沒有歧視。該國刑法的429條規定:任何人因為種族、宗教、生活方式、性別或性傾向歧視他人,都會有不同程度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