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鞋都要錢唔要命 夏 草

323

  過去只有城市人關注環保問題,至於農村,因為擁抱自然,呼吸著清新的空氣,與「污染」二字距離比較遠,但隨經濟發展,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後,許多農村都「污」雲蓋頂,人們生活在烏煙瘴氣之中,在致癌物質的大包圍下,既失去了大自然的環境,也失去了人命!

  福建泉州市附近的陳埭鎮,被稱為「鞋都」,全國聞名,整個鎮都是幹與鞋有關的事業,這裏有無數大大小小鞋廠,有原料生產商,有皮革廠,有鞋的批發商,進了這個小鎮,滿目都是鞋,其產品暢銷中外多年。不說不知,在它未成為全國著名的鞋都之前,本來是一個充滿田園氣息的農村,同時也是我小時候充滿溫馨的外婆家。

  陳埭鎮的發展有傳奇的色彩,鎮內姓丁族人也充滿傳奇。話說其始祖原是中東科威特人,於南宋年間通過「海上絲綢之路」來到泉州,進入中國經商,並定居下來,繁衍至今,丁姓是陳埭鎮的主要姓氏。多年前有科威特人曾來這裏尋祖,丁氏家族亦曾組團赴科威特尋根,雙方互有往來。

  小時候回鄉探親,總愛到陳埭的外婆家,因為這裏到處都是城市人難得一見的稻田,奔跑於田里之上,撈魚於溪澗之中,度過不少歡樂時光。蟶子是這裏的特產,每到盛產蟶子的季節,一條條肥美的蟶子,啖箇不亦樂乎;當時人們雖然清貧,早餐吃的是鱟肉煮鹹豆腐花;由於公牛不如母牛值錢,牛仔出了娘胎之後就被殺了賣掉,所以常常有新鮮牛仔肉吃;飲的牛奶是由母牛擠下來,是真正的沒添加。那時人們過的是樸素的鄉土生活。

  但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向錢看成風,老表們棄農營商,以其務農的幹勁,在商場上長袖善舞,與他們丁姓的族人一道,神推鬼擁,都幹上了與鞋有關的生意來,紛紛發跡。

  數年前重遊陳埭鎮,小時候所見到的大片田野已蓋滿了廠房、商廈和住宅,人們都跑到鎮的外圍新區去幹活,舊區的村屋全都空置等待政府拆卸重建,過去村後有一條大溪,村民都在這裏洗衣服,取水食用。小時候曾在這裏嬉水,大溪頗闊,走得出一點也恐沒頂,可是,大溪經過多年的工業污染,溪水乾涸,不斷萎縮,大溪已變成一條小小的污水渠,一步便可以跨過。鎮內的其他明渠,渠水也黑得像墨汁。

  造鞋的主要材料是塑膠和皮革,氣味難聞,鎮內許多廠家還自設鍋爐煮膠,所發出的廢氣更令人難受。老表陪伴我參觀陳埭的新區,他介紹著這三層高的樓房是某表弟的廠房,另四層高的又是某某表弟的物業,走完一條大街之後,在驚歎各個老表成就超卓之餘,難聞的氣味亦幾乎令我窒息。

  多年過去,近來陸續傳來不幸消息,一位表弟和兩位表弟婦先後患上胃癌、肝癌走了,還有三位表弟也驗出不同的癌症,正接受治療。表弟們的年紀都不大,但其家族患癌比率極高,未知鎮內有否作過統計,若果當地人患癌比率偏高,必與造鞋業有關。

  陳埭鎮鞋業騰飛,環境卻嚴重污染,在這個問題上地方政府難辭其咎,為何一個高度污染的產業沒有作出妥善的規劃,令鄉民贏了財富卻輸了生命。可愛的農村為經濟發展,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