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時一刻 之 聽上癮 陳一刀

169

  年少輕狂時,誰都瘋狂過,因為青春是本錢,每天彷彿有無盡的時間揮霍。加上體力旺盛,玩得更長更瘋,身體都能極速復原。所以年輕時,我們都試過跳舞唱K到天光,甚至通宵過後仍然可以如常上課不見倦容。

  曾有一段時間,韓劇特別流行,就算當年沒有便宜的正版網上串流平台,也願意徹夜不睡,只為第一時間下載最新集數觀看,甚至一遇上特別喜歡的劇集,會失控地一集又一集無止境看下去;像吸煙的人一支接一支,愛酒之人一杯接一杯,追劇也是像吸煙喝酒一樣的癮,當事人一上癮,便難以自拔。

  年紀漸長,不自覺便解掉了追劇這個癮,除了沒有時間外,主要原因是成年人認真工作的世界裏,眼袋和黑眼圈的出現,其實是不專業的象徵。沒精打采是打工仔不能有的狀態,加上白天工作已用眼過多,晚上再看劇,眼睛容易感覺乾澀不適。

  因此,最近迷上的有聲書,一開始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挖到一個大寶藏。不知為甚麼,聽書要花的力氣比看書要多得行。用眼睛讀書要用力聚焦在每一個單字上,用耳朵聽書時,彷彿毫不費力,一段又一段文字就會「自動」鑽進耳朵裏。當然,加上身體沒有其他部位需要配合,也是省力氣的原因;無論讀實體書或電子書,都要用手捧著,坐好坐直的讀才會舒服。但聽書則是無論用甚麼坐姿,在甚麼地方都可以進行的動作。相對之下,聽書在見縫插針的上班生活裏,反而是更容易執行的動作。

  從讀書到聽書,其實是一個反璞歸真的過程。文明和歷史的源頭,本來就由人傳人,耳傳的故事開始,後來才有符號和文字的誕生。所以聽書的愉悅感,也是從很久很久以前便存在。

  但正正因為聽書比看書更方便,更簡單,我聽著聽著就停不下來,結果花在「閱讀」的時間上比平時用眼睛看更加長。雖然用聽的方法閱讀,花的力氣較少,眼睛也不會容易疲勞,但卻因為比起閱讀更輕易上癮,我反而更停不下來,用腦專注在吸收故事內容的時間反而有增無減。

  聽故事是很舒暢的一回事,所以也特別難停下來。其實想改用耳朵吸收知識,不一定要聽書,一頁頁的停不了聽下去。內地近年特別流行的「付費知識內容」,當中有不少是以音訊傳達的知識內容,包括「喜馬拉雅」手機程式和「得到」手機程式。兩者都是以「訂閱專欄」和「付費音頻」為主要內容,目的是為現代人提供最省時間的知識服務,在瑣碎的時間內把知識「念」給你聽。根據得到App公開顯示訂閱數,一年營收已超過1.4億。其中,李笑來個人專欄就獲得12多萬訂戶,這個數字顯示付費知識愈來愈大眾化,而知識音頻化亦是大勢所趨。

  為了紓緩我用耳朵追小說的癮,我最近主力追聽這兩個平台的音頻,大部分欄目平均約長20至30分鐘,不同音頻間亦沒有特別的關連性,聽者可以隨時隨地追聽不同的集數。聽完一集便完成一個題目,滿足了好奇心又不會失控一直追聽下去,是很好的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