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時一刻 之 男女有別 陳一刀

210

  從小到大樂此不疲,最愛偷窺別人的手袋裏有甚麼。不是性別歧視,但愛看的從來只有女人的手袋,因為男人如果不是愛裝瀟灑、雙手插袋不帶手袋,就只會拿著一個公事包。

  為此,久不久就會好心跟男性朋友說,喜歡雙手插袋不帶手袋不是問題,但同時又把脹卜卜的錢包放在褲後袋,把整條褲的造型和美感破壞,兼顯得左右屁股不平衡,其實在旁人眼中和瀟灑兩字完全扯不上關係。真正的瀟灑是只帶一張身份證、一張提款卡、一張信用卡,外加一小疊鈔票,整齊收在襯衫胸前的口袋;每次在餐廳結帳,從容大方兼快捷在胸前取出整齊的一疊,而不是狼狽地把手伸到屁股位置,一邊側身一邊嘗試用陰力把卡在褲袋的錢包「拔」出來。整個過程至少歷時6秒或以上,實際時間要看錢包有多脹或褲袋開口大小。當事人可能已經習慣每次結帳左擰右擰,但旁人無論看多少次也覺醜怪。

  每次現金找贖後,亦不要隨手把硬幣放在褲袋,在下體附近不時發出響亮的金屬碰撞聲,聽上去尷尬,看上去一側褲邊稍為墜下,亦毫不美觀。一有硬幣找贖,如不把它當作貼士留給對方,就找到最近的捐款箱捐出去。捐款箱不難找,隨便一間麥當勞也有,有心一定找得到。

  喂喂喂,如此歧視負責埋單的男士,要求如此苛刻,不是淑女所為。哎,現代女人沒有要求男士像古代的,一個肩膀擔起整頭家,現代流行公一份婆一份,平起平坐,自然女方也有挑剔的權利。不過流行歸流行,要做到真正的公平公正,現實中還需各界努力。

  比方說,現代女人被要求有學識有工作,但同時又要繼續履行一個女人的「天職」,表面上女人獲得的尊重多了,但實際上卻是把更多的壓力和重擔放在她們肩上。經常看到一個穿得光鮮亮禮,窄裙加三吋高跟鞋的女人,放工後匆匆趕到街市買餸。回到家安頓好晚餐還要檢查孩子功課,隔天要弄早餐送孩子出門,在上班之前還要抽空做運動和敷臉膜,拼死保持那條分別師奶和女人之別的腰身。男人不修邊幅是瀟灑、大汗叫男人味、有啤酒肚是因為事業有成應酬多。女人稍一鬆懈不照顧好自己的外形,小至髮尾開叉、大至水桶腰,都只有一個形容詞:師奶。每想及此,也會覺得這種所謂的男女平等倒不如不要。

  說點輕鬆的,最近迷戀研究的,是一個女人如何保持持久的吸引力。年輕少女不用多用力,一起床甚麼也不塗,皮膚仍舊紅粉緋緋,脖子線條仍然緊緻,頭髮髮量多得每天轉換不同髮型也可以,青春就是一切。可是,年紀漸長才發現,一見鐘情,甚至帶有攻擊性特別亮麗的漂亮,那份沖擊感來得快去得也快。這個世界上有細心長流的愛,也有細水長流的漂亮,俗話說就是所謂的「襟睇」。

  而一個女人要「襟睇」,那份優雅和美麗是全方位,由骨子裏滲出來的。女人比男人優勝的地方,是天生韌力高適應力強。當男人在家裏和職場上都只有一個臉孔、一套溝通模式,女人卻懂得在不同場合扮演不同角色。在聚會中可以是小鳥依人的太太,回到家裏可以據理力爭做家務不是女人專屬工作。進退有序,懂得在適當場合做令人舒服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優雅」。至於外在,如何追求愈大愈美麗,下星期再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