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時一刻 之 歷史趣味(下) 陳一刀

159

  上星期說過,讀歷史其實不是讀一個個事件,而是看穿每件事都是由一連串的人為決定組成。明白這一點,就知道讀歷史不是死讀,讀的過程其實充滿生命力。因為人為的決定是有流動性,亦會有超乎常理的地方,讀讀下發現劇情突然峰迴路轉,也是趣味之一。

  Netflix《王冠》作為歷史劇集,除了場面服裝要還原當年情境外,劇場也要合乎事實。當然,故事以王室成員之間的關係為主要骨幹,當中自然有地方是沒有歷史描述,而需要編劇用想像力去填滿。但想像力都要有原則和基礎的,編劇在撰寫劇本過程中,必須閱讀大量真實的歷史文件,包括官方文件、管家日誌和書信等,從當事人的做事方式,摸索他們的性格、氣質和做事方式。把鏡頭外的各種性格填上,把每個角色性格圓滿,才能搭出一台好戲來。

  在Netflix上看《王冠》的同時,其實同步可以看兩齣紀錄片《The Royal House of Windsor》和《The Story behind Diana》。兩者都不長,透過歷史學家及記者的口述,加上各種歷史文件為證據,重新剖析當代英國王室的發展歷程,和不同人物的性格。當中,最令我詫異的是,原來查理斯王儲為美人放棄江山的愛德華八世,其實有不少共通之處。兩人在真實生活裏,雖真正相處時間不多,但一直有保持書信來往。

  一般人對愛德華八世的認識,大多是不屑他為美人放棄江山,對國家和自己的家庭沒有承擔責任。但紀錄片追溯了,當年這個王儲年輕時早已是萬人迷,雖然貪玩但長年都有肩負王子的責任四處出訪。然而很早期開始,他已經對王室頑固的傳統展露出反抗的心,例如王室成員一般不能對政治評論,他卻在不少場合指出政府政策不足的地方。

  年輕的查理斯王儲也曾以行動對抗政府,當政府收緊移民政策時,他帶頭以自己建立的基金,給予新移民和少數族裔更多的保護和資助。他和戴安娜王妃結婚前,曾經不斷和不同女性約會,每次都會被傳媒大力報導。我們現在同情戴安娜王妃當年被狗仔隊無孔不入追捕,卻忘了身為王儲的查理斯,在閃光燈的追捕下,壓力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他最後會放棄王位,除了為了女人,其實也可能是不想再受王室束縛。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無論劇集或紀錄片,都指出查理斯王儲和他的父母關係其實一般。父親對他過度嚴格,當年不理查理斯性格不適合,強行要他入讀自己那以體能要求高出名的母校,令查理斯被迫遠離自己的家和家人,在冷冰冰的蘇格蘭寄宿多年。

  英女王則在查理斯4歲的時候登基,作為英國王室的CEO,她當年亦要經常出外探訪,常年一走便是幾個月,把孩子留給自己母親照顧。就算在家的時候,也有大量公務要處理,少有機會親自照顧自己孩子。所以對查理斯來說,他的童年其實缺乏適當的愛和支持,也許這也是他成年後,一直嘗試在生命中尋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