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情懷 克 剛

436

  中國南方珠江出海口一個小漁村、小農村,憑藉港灣地理位置優勢,從漁港,演變成中西商貿交往、西方商船靠泊港口,這一灣海岸,造就了中西文化交流,激發起火花取長補短的「平台」、「橋頭堡」,但是,也正因為中西交往頻繁,形成了這個小地方成為「移民城市」。

  中國內地、廣東省各地,西方商旅、神職人員,滙入濠鏡澳港灣聚居,將各自生活、文化帶來這個純樸小漁村,將「他鄉」作「故鄉」。當不同根源祖籍地方的人漂泊而至,在小小港灣找到了棲身立足之地,視之為安樂窩,寄身其中,為理想、前程打拼,形成共建合力,共同營建起來澳門小城,一代代人繁衍,其中,有流入,也有流走,而漂泊歷程構建起來的「第二故鄉」情懷,竟然有一份深刻、難以磨滅的印記。

  媽祖閣,成為中華兒女漂泊生涯的靠岸,落地生根,是福建泉州商旅懷念故鄉的一份鄉情、寄託,「阿媽」不獨能拯救海上商旅免於自然災難,還能有撫慰鄉愁功效,從十字門進入內港,是一份回家感覺。

  西望洋山教堂,也指引葡萄牙商船從大西洋穿過好望角,走過了果阿,穿越馬六甲海峽,抵達遠東,停靠於澳門。阿婆井,是「西洋人」第二故鄉的標誌,「喝過了阿婆井泉水,便忘不了澳門;要麼在澳門成家,要麼遠別重來」。可見,這個小小澳門,將「寄身」塵世的東西方人們串連起來,這裏是大家的安樂窩,是共建起來的共同故鄉,同一個故事,只是不同角色而已。能夠感悟箇中情懷,便能認知,何以澳門能具備如斯魅力。

  「移民城市」締造出來的,是流入來定居於此,以此為家的落地生根,找到靠岸樂土;也有流入來以後又漂泊重洋,遠渡關山,卻忘不了媽祖閣紫煙嬝嬝,阿婆井甘美泉水孕育一輩人這個「第二故鄉」,為此,以澳門為人間樂土,以澳門為榮,以澳門人自居,確立「故鄉」定位。今天,如果能夠遊歷於舊城區,穿梭媽祖閣、阿婆井,在「世遺」氛圍中,自有一番穿越古今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