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 擴」 克 剛

220

  澳門特區成立以後,社會發展,再難以一如從前般毫無規劃,以至在新區建設上,成為欠缺「章法」的一任市場「自由」推動,漠視社區設施、公共服務投入。甚至,在區份規劃上,只是小眉小眼的設計,道路交通配套,完全沒有社區、周邊、主幹線等設計,將數十年前的道路系統照搬過來,「翻版」在新區作為「現代化」指標。

  當澳門特區定位於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意味著特區的發展建設,不管新區份的建設規劃,從功能、配套、服務等不同環節,需要以現代化城市運行的指標來從「白紙」上,做好各系統的有機聯繫,將新區和舊區連接起來,也將新區建成舊區外擴空間,才得以展現新城舊區整體配套發展,延續舊區的生命力,為「老化」舊區配套上現代化設施和服務軟硬件,推動澳門這個古老城市走上現代化潮流,展現活力生機。

  設若我們能從這套思維出發,環顧其他地方的開拓發展,不難察覺到,總會在舊區向外拓張,從東南西北向外移,建造起來新社區、新市鎮、衛星城市。而這些老城老區的外擴,印證地方的發展、建設和規劃,以新補充舊的不足;以外環幹線形成舊區通向新區、新城外擴的大動脈;以新的公共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彌補老區舊區公共服務提供的不足⋯⋯這才足以促成社區、城市生機勃勃地壯大、外延發展。

  正如,老上海在外擴過程中,開發了浦東新區;北京市級行政中心遷往通州;北京非首都功能未來會遷入雄安新區。而番禺、南沙、佛山作為廣州「外擴」形成「大廣州」;香港新市鎮形成的「衛星城市」⋯⋯都提供我們很好經驗,老城舊區外擴,應如何做好配套、交通、服務連接規劃,尤以舊區向外輻射,必須從老舊、狹窄的道路肌理中,建設好向外延伸、外環幹道,接連新城新區,才能化解舊區的配套不足壓力。

  可是,澳門由於地方小,「外擴」條件備受掣肘,怎樣突破瓶頸?當填海新城提供社會前景希冀的時候,老區、舊區的定位,便告訴人們應如何外擴,才能打破「現代化」發展受困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