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 克 剛

182

  很多時候,社會湧現出來的訊息強烈表達一種訴求,可是,當不同資訊、現象結合起來,每每又會產生背馳現象,教人疑惑,乃至莫衷一是。

  正如,隨社會發展,新區份湧現,一個「成熟」社區理應配套各種社會設施,提供居民生活便捷,不用跨區奔波。於是,對於一些設立經年的社區,且進駐了一些人口、經濟成分的地方,便會湧現設置街市的訴求。

  這是無可厚非的現象,因為街市之於民生,是合理不過的必然配套,又豈能有所欠缺,要居民「跨區買餸」?

  因此,如新口岸區、新口岸填海區已經發展成為「成熟」社區的時候,不無例外,社會、社區組織希望在區內建設街市之聲不斷;而氹仔區近年人口膨脹,因而也湧現強烈聲音希冀重整現有氹仔街市配合社區發展,方便區內居民購物、生活,完善民生配套設施。

  可是,這些看似合理的訴求,每每又會出現了現實落差。當澳門社會經濟高速發展,當人口老化,展現出來新的營商模式和消費模式,導致傳統街市的經營消費產生重大質變。一方面,超級市場乾濕貨混合經營方便了家庭消費購物,甚至更方便了輪班工作的消費者。另一方面,傳統街市管理運作格局老化,人口老化削弱了街市的吸引力,攤販經營面臨萎縮,難以提振商機,儘管社會對傳統街市有需求,可是,這並非不能「替代」,更難計算建造全新傳統街市是否符合「成本效益」的同時,這導致傳統街市、攤販能否「變身」切合時代發展的疑慮。正如,早前在關於街市、攤販改革諮詢上,便透露出來,傳統街市人流減縮,攤販收益大不如前;而且,小販老齡化、「後繼乏人」,以至面對財團式的消售格局難以競爭,莫不予人憂慮,到底本澳傳統街市的命運如何?設若,在街市重建重整的同時,不梳理好這些困局,莫說現有街市難以持續發展運作,有利攤販經營維生。而且,要在新區興建街市,必面臨能否維持營運「成本效益」的質疑之聲。

  固然,這並非說傳統街市、攤販會在澳門畫上「句號」,但是,在民生設施建設投放上,也不能無視公帑合理運用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