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淚》的警察故事 夏 草

581

  每當社會動盪,便出現許多執法者和被捕者的故事,令我腦海中浮現一些經典電影的情節,其中由雨果名著《悲慘世界》改編的電影,當中的逃犯尚萬強和警長賈維爾,兩人之間的糾纏,貫穿著整個故事,引發人們對是與非,黑與白的許多思考。

  《悲慘世界》曾多次改編成電影和動畫,改編的歌劇《孤星淚》,更是極受歡迎的長壽歌劇,在全世界巡迴演出,當中的歌曲非常動聽。

  《悲慘世界》是十九世紀著名長篇小說,故事的主線圍繞主角假釋罪犯尚萬強贖罪的歷程,展現著當時許多社會實況。小說之偉大,是融進了法國歷史,以及巴黎的建築、政治、道德哲學、法律、正義、宗教信仰,檢視善惡和法律的本質,同時還有感人的愛情與親情。

  主角尚萬強年輕時偷麵包給捱餓的外甥而被捕,重判5年,因為不甘受刑多次逃獄加判至19年,後來獲假釋,帶罪流浪,無家可歸,夜求教堂借宿,獲慈祥的主教收留,不料他又偷了一批餐具被主教發現,慌亂間將主教擊暈逃走。倒霉的尚萬強卻被警察捉到,押到教堂給主教認人,主教不但沒有指控偷竊,反而說是自己送贈,還提醒有一對銀燭台尚萬強沒有拿走。主教的慈悲不但沒有令尚萬強再度入獄,反而令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尚萬強拿著主教的「贈品」過活、做生意,生意愈做愈大,開工廠,富了起來,還改名換姓,做了市長。不料當年在監獄的冷面無情警衛賈維爾被調來市鎮做警長,遇上改名換姓的尚萬強,千方百計要證明眼前的人是罪犯,「犯法就是犯法!」展開一幕幕你追我逃的場面。

  尚萬強當年受到主教感動,已從罪犯變成慈善家,幫助瀕臨死亡的女工,出錢出力跑到老遠去收養女工身後遺下的孤女珂賽特,同時又要躲開警長賈維爾追捕。賈維爾在巴黎封關截查尚萬強,尚萬強揹著珂賽特翻過城牆,逃進修道院後得以安寧,在修道院內將珂賽特撫養成人。

  珂賽特婷婷玉立,無意做修女,很想到修道院以外的世界看看,尚萬強陪她走入社會,卻適逢亂世,遇上法國六月暴動,珂賽特偏偏愛上革命「暴徒」馬留斯,警長賈維爾追殺而至,既追捕尚萬強,也追捕革命者。警長賈維爾不幸被革命者擒獲,尚萬強本來可以一槍了結賈維爾,為「長命追捕」劃上句號,但他沒有這樣做,放走了。

  在一次革命者與軍隊街頭大戰中,革命者死傷枕藉,尚萬強跑進硝煙中,救出負傷的未來女婿馬留斯,並鑽入地下水道逃生。警長賈維爾雖然曾獲尚萬強放生,但在他的立場,「犯法就是犯法」,豈會罷休?賈維爾終於在下水道的出口成功拘捕尚萬強。

  警長賈維爾立了大功,完成了多年來的心願,本來應大事慶祝,可是他還是放過尚萬強。這不全然是要回報尚萬強之前的不殺之恩,主要是心裏有很大的衝突和掙扎,嚴厲執法表面上沒有錯,但他千里追捕的其實是一位大好人,意識到盲目執法並不道德,最後經不起內心的責備,跳河自盡。

  這部十九世紀的名著,放在今天,還有很大的警世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