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五人行 克 剛

158

  抉擇

  澳門經過4個多世紀的發展,從填海造地形成的向海取地「外擴」,儘管,有時候給人一份湮沒原有城市面貌的無奈感,成為後世追憶昔日風景的慨嘆,可是,從一些區份的現存位置、景觀,乃至遺留下來的「標記」,莫不能供人串連起來脈絡,澳門是如何從歷史、時代歲月中「成長」起來。

  一個城市的生存、發展,自有她的「軌跡」,從城市外擴中,其實,也猶如樹幹的「年輪」,一層層向外擴展,只要保護、保育好一些重要景觀、事物,保留下來印記,不難為後世提供回溯、追憶的「空間」和實證,有利大家確立這個地方的歷史時代印證,佐證城市的生存發展。

  這種發展形態,建基於過去,也接軌上未來。澳門雖小,然而,在半島、離島,何嘗不是不斷填海造地,向外擴張,才形成今天32平方公里土地面積的空間布局?何況,還有接下來的填海工程,新城填海A區,正布局建設發展,C區也在氹仔島北面「成形」,當經過西灣大橋,便清晰映入眼帘,這種發展進程,告訴人們,總會有一些「細節」能觸動起大家向前看,也回首昔日,才是澳門在經歷4個多世紀,從小漁村、東方蒙地卡羅,演變成今天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立體」、「現實」版本澳門。

  固然,今天人們重視保育,地域、歷史文化、環境綠化,以至景觀視廊,莫不從「實體」,到「空間」,以至工藝、非遺傳承,希望將這些元素串連成一個地方、一個國家的「活」文化版本。澳門也不例外,一如,近期南灣湖、西灣湖區域的建築限高,怎樣保護好「山海城」,怎樣構建西望洋山與對開海上形成呼應的視廊,是社會關注焦點,也是在保育、地域發展「年輪」外的新議題。但是,這些「爭議」,怎樣從維護澳門較完整的景觀、城市「面貌」與發展取得平衡,以至建築物高度是否「必要」截斷了「視廊」,看來,行政當局需果斷決策,體現澳門「有序」發展,串連歷史時代脈絡。

  當澳門的「空間感」要呼應「山海城」人們思維中的濱海城市澳門,以至從海上,從山上是如何將景觀烙印在人們心中,形成「美麗風景」景致,那麼,這份情懷,可以說,是城市外擴必須謹慎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