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五人行 克 剛

484

  「度」

  俗語說條條大道通羅馬,因而,放諸多元化社會,亦應作如此觀。當然,怎樣才是「大道」,而非「小道」甚或「旁門左道」?總得有一些客觀標準,尤以涉及文化藝術,既要從「古」中演進開新,甚至「天馬行空」創建新流派,卻也不能沒有一種追求真善美的意識作為衡量準則,乃至反過來顛倒地以醜為美,指鹿為馬,偷換了文化藝術創新的理念。

  為此,澳門特區要珍惜近五個世紀積澱下來的文化藝術、中西交融,以至社會希冀更多保育圍里,呈現生活中點點滴滴的懷舊風氣,推動本澳文化旅遊相結合。甚或,將圍里活化注入時代氣息,孕育文化創意,令到過去人們生活的空間,在保存下來硬件以後,延續生活的「生命力」。

  這種思維支撐起來的活化圍里訴求,在特區政府文化、文化遺產保育政策下,正按部就班開展工作。甚至,一些工業遺址,與之相連結的村落,亦已納入活化、保育行列;如氹仔益隆炮竹廠原址,路環荔枝碗船廠遺址和荔枝碗村,以至近期適度開放的永福圍,展現出來,澳門要重視、珍惜過去所產生的輝煌,為大家保留下來生命印記,貫穿歷史、時代和時空。

  可是,保育、活化,不能光只有「回復」硬件的「身分」,修舊如舊向人們展現冷冰冰、欠缺生命力的「載體」。這與放在博物館的「文物」,可近而不可親,更與今天人們失卻了「聯繫」、「交往」,只能「仰視」它曾經的輝煌,可它早已失去了「生命」,沒有能力與今人「同呼吸」再譜寫篇章。

  於是,保育、活化其中的出路,有用作文化、藝術、創作空間;也有重新注入「人流」使之產生新功能、新使命。諸如,原愛都酒店便會活化為新中央圖書館,與區內文化局、「八間屋」的文化藝術氛圍對應。至於永福圍,在修復、活化中,會否注入一定程度商業元素,吸引人流、消費流入舊區,也是人們關切的方向。

  當然,內地幅員廣闊,舊建築、村落如天上繁星,不可能全數僅修復而不在活化中注入商業元素,當中僅是「度」的問題。其實,這也可供澳門參考,圍里的保育活化,當面對商業元素時,應如何抓準「度」產生平衡和最大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