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摩為何薦楞伽? 悟多覺

224

  三藐三菩提佛法不二破分別心(二)

  上文說及當今世界種種欺善揚惡的現象,善惡混淆,人類的大苦一定來自爭鬥,最大爭鬥是戰爭,反戰是反最大的苦。不過佛陀著意人人修行,奉行諸善,消瀰爭鬥的釜底抽薪辨法。對於危害人類社會的因素也須要化解的,怎樣化解,讓我們從佛經找尋依據。老朽所識專論化解爭鬥的佛經,該數楞伽經,這麼一說,又令我想起達摩對楞伽經說過這麼一句話,意思說「他帶來楞伽經最適合中土民情」。當時中土南北朝,達摩約公元五一0年,南朝梁武帝時到達,正是戰事連綿的年代,大概認為可化解中土的戾氣。楞伽經自此成為中土禪宗第一經典,由初祖達摩至四祖道信都以雲遊行腳僧方式,到各地弘揚禪宗佛法,當時對禪宗法師都叫楞伽師。

  楞伽經,由頭到尾不離分別相,所有話題圍繞分別相。共十個章節,且看第一品起首開場白過後,踏入正題說:

  【原典】一切諸法性皆如是,唯是自心分別境界。(意思分別心決定一切事情。)

  到最後第十品,以一段分別偈來結束全經:

  【原典】諸法不堅固,皆從分別生……(意思佛法未得大發展,皆由分別心之故。)

  【參悟】楞伽經斷症,世間所有事情都被分別心所制約,有分別和沒有分別決定事情的發展和變化,所指顯而易見是社會事,人與人之間的事,今天用詞社會科學,不是自然科學,但其間講到無分別心也談到自然規律的。可見達摩薦楞伽經目的化解中土人的分別心。最後的分別偈慨嘆佛法不堅。聯想梁武帝這樣敬佛的人,都問一個明顯有分別心的問題:我對佛教貢獻很大,應該有很大功德。達摩講無功德。梁武很不高興,以後二人再無合作機會。梁武就是分別心,將自己置於貢獻大一方,有大小分別心,貢獻大都沒有功德,很不高興,分別心才產生不滿。

  大小分別心,那還是一件小事,作為帝王看不起小國,找個藉口去消滅人,生靈塗炭,中外古今多的是。前文講沙文主義,種族歧視,這種分別心,足以引發大戰,戰禍給人民帶來大苦。希特勒歧視猶太人,發動歐戰;東條英機眼紅中國地大物博,侵略中國,世界人民皆痛苦,分別心的確「唯是自心分別境界」,有則禍害。下文讀一讀楞伽經,細看分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