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分別 自戀狂也 悟多覺

1855

  三藐三菩提佛法不二破分別心(四)

  話說楞伽經對凡聖也裁定有分別,那正是在有無分別心的分別,「愚夫妄分別,諸聖離有無」。昨先以愚夫有且多妄念,聖賢無分別心則無妄想。這是方便解釋有和沒有兩種情況,「諸聖離有無」並非只是無,亦會有的,「離有則無,離無則有」才切合客觀的有,諸聖不會否定事實的,新舊不能說無分別,問題在用不用分別心來比高下,長短,強弱,於是抬高自己,鄙視別人;更有狂者欺凌別人,霸凌他國。「諸聖離有無」,必須亦認識有,因為成功一伴事須講條件,條件不具備,即須創造條件,例如復興中華,大家都看到科學落後,所以科學救國,追上時代,搞四個現代化。所以也得比高下,長短,強弱。所以其實分別心也不可無,關鍵不可「妄分別」,那麼又看佛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說得很清楚要正等正覺,絕非邪等邪覺,意思不要「妄分別」,正等是正見的平等,舉個例「違法取義」,爭取自由可以破壞法規,所以是歪理,更可怕者,本來立法一方,因自己夠鐘下台,他要殺人,高叫「違法取義」,將個人自由置於自己所訂法律之上,可見任意妄為,是「妄分別」,別無解釋。所以佛要「三藐」,驗明正貨才好。「妄分別」的愚夫是甚麼心態?從「違法取義」這一例,可見真相大白,楞伽經有曰:

  【原典】世間眾生猶如變化,凡夫外道不能了達。能如是見,名為正見,若他見者名分別見。

  【賞析】這幾句對分別見解釋:正見認識變化,所以「離有無」;邪門外道不知變為何物,所以「妄分別」。即懂不懂「諸行無常」之理,「違法取義」之輩,不懂中國這三十年大變也。

  【原典】譬如有人於水鏡中自見其像,於燈月中自見其影,於谷中自聞其響,使生分別,

  而起取著,此亦如是。

  【賞析】自見其像、自見其影,自聞其響通通「執我」!只見自己,沒有他人,自以為我像最帥,我影最美,我音最動聽,自戀狂一個,不知這世界進步,便認定其他一定很差(而起取著)。自戀狂一定看不起人,自我心態作崇,佛說「此亦如是」,豈有他哉?好,楞伽經接下去是破解「妄分別」,立「離有無」,教我們從凡到聖。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