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不辯 是為解脫 悟多覺

315

  解脫解脫,如何解脫?(下)

  書接上文,修行認知空觀,即鑽進「但離虛妄」,忽略「離諸苦縛」。主要未在苦與樂的問題端正看法,未根本認知顛倒苦樂這回事,苦樂繼續顛倒,熟讀有為法如是觀,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從實際去解決問題,必須從認知「世間八法」去端正:一、不想失去和希望得到;二、不要痛苦與需要快樂;三、拒受批評和希望讚譽;四、不想籍籍無名與最理想盛名遠播。以上四對合成八法,人生處世,隨時碰到的,以每對後者為樂、每對前者為苦,是世人通識。視之為樂去爭取,視之為苦拒之。如此一來,不如意事常八九,產生煩惱無限。「離諸苦縛」,唯一辦法,八法皆不計較!不計較得失、彈讚、苦樂、名氣。只有這樣才真正看透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注意不計較,凡事不可一刀切。已經很清楚,用中觀處理,不執兩邊不執中,隨緣。要做到中觀境界,最困難是過得自己,八法全部是個人的有形無形利益,無我,妄我,再多想大我。端正八法,省卻煩惱,大大的解脫。

  今特別研究佛家有一說法「是非以不辯為解脫」,第一,「不辯」並非不辯,大是大非要辯明,從大我出發還須計較,為大我計較不是煩惱,是責任,為豹是饒益眾生的事;第二,「不辯」並非沒有,客觀上,是非在為善,抑或為惡存有善惡,奉佛修行,棄惡揚善,這一點要求眾弟子必須有金剛之志堅持。第三,「不辯」並非不談,棄惡揚善,不談的話如何揚呢?「奉行諸善」大談特談;「諸惡莫作」對症而談,為了治病救人。最後,為何「是非以不辯為解脫」呢?

   分兩方面說:個人方面:在修行中,參禪莫鑽牛角尖,佛特別關照,切忌要句句真理,即是有些事不宜追根究底,不特自尋煩惱,修行一事無成。這是個人不辯;對人方面:緊記「諍不止諍」,諍只有愈諍愈面紅耳熱,如果對方聽你的,對方不諍,你肯聽對方的,你又不諍,那麼不存在辯,雙方要爭個明白,堅持己見,一定沒完沒了。所以「不辯」,煩惱停了,若不開始辯,煩惱不生。至於未能解決問題,那是另一回事。解決問題從來不是辯,是靠證據,即是講事實,事實勝於雄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