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分別 善惡混淆 悟多覺

258

  三藐三菩提佛法不二破分別心(一)

  我們在學佛過程中,見得最多,用得最多是這一句佛經,「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運用佛法返回正等正覺境界)。思想境界不是很多方面嗎?或者菩提心,心更多,佛陀獨揀「三藐」來「三菩提」(要覺悟,要返回平等的思想境界!)為甚麼以平等為核心展開十二部大法?這個問題值得學佛人士思考的。佛陀為悲眾生苦出家,普度眾生為己任,他思考苦從何來,當其時天竺眾生的苦來自種姓,所有人跟父母出身定身分,人的等級(叫根姓)嚴格劃分為:婆羅門(僧侶貴族)、剎帝利(武士)、吠舍(農工商)、首陀羅(戰爭中失去所有的人,即奴隸)種姓歧見掠奪造成不輟的戰爭。佛教沒有明確反種姓,但提倡人不能享特權,及六和敬平等相處之道;由佛陀指出人生最痛最苦是離散苦,足證生老病死苦尚屬次等。。

  在佛陀之後,三千大千世界,不是更和平,是更多家庭在戰爭中離散,因各種歧見深化,大規模殺傷武器出現,當代世界仍是戰爭與和平最受關注。分別心造成重大歧見,例如:

  大國沙文主義,種族主義是當今獨一超級大國的歧見,生嚴重分別相,其內政外交政策都以歧見為出發點:一、處理疫症,不甘追隨中國成功抗疫法,又惟恐經濟因疫症衰退,損其超級優先地位,急於復工復課,抗疫進退失據,上下不協調,一切措施都因歧見失衡,基本上對病毒已經失控;二、為永保享有世界政治經濟優先,必須遏制一切進步力量,侵犯或企圖侵犯或被視為侵犯特權者皆可殺;三、種族主義隨超大思想膨脹,有色人種受歧視,有色人命不是命,隨時在每個角落發生,上樑不正下樑歪,不對症下藥,造成更多壓迫苦。

  以上所講,看似不應由佛家所關心,所談是政治。若果這樣看,是貶低了開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一正等正覺的社會意義,也忽略這句佛偈的當代價值,那時種姓制確是佛教興起催生劑。人類的大苦一定來自爭鬥,最大爭鬥是戰爭,反戰是反最大的苦。不過佛陀著意人人修行,奉行諸善,消瀰爭鬥的釜底抽薪之法,對於危害因素也須要化解的,怎樣化解,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