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放下 立平等法 悟多覺

179

  參禪打座,北禪長坐不臥(軀體絕對不自由的玩意,非佛家獨有,道家清修不弱。)這個當然非一般人,非一般和尚了。行百丈清規,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豈容只管坐呢?對了,百丈要叫神秀太伯公,神秀卒時,百丈才十五歲,百丈清規未面世,之後,南禪的頓悟教法大行其道,每天打坐時間有限了。所以,說「長坐不臥」是講古,並非現狀。講這一段古,為因今人對自由這個問題,絕對局限在身體活動上面,與「長坐不臥」的想法,一個天一個地,出現兩個極端。退一步來說,修行打坐吐納至入定,每天花三兩小時是正常的。這對那些「愛好自由」人士來說,一定大叫要命。果然,一場新冠疫症,考驗人們對失去自由要不要命了。東西方人不同程度表現,中美是兩極,美國人大叫要命,中國人淡淡定過去了。當然,雙方也有等而下之,不同程度的考量,整體而言,大致上中美是兩極,東西方兩邊。

  我們說西方的範圍是歐洲、美洲,謂之歐美;東方範圍是亞洲,中東、近東。科學最早發芽孕育於歐洲;文明最遲到達美洲,卻在科學上承繼歐洲,超越歐洲;東方古文明最長久最穩定,科學歷史相差歐洲二百年。所以,對自由的看法大異其趣。東方,以中日韓為中心,自由從屬性很強,個人自由從屬天命,以心為本,所以家國為大,自己活動受制,認為合理便可以。歐美人對自由厲害了,「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為了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上街遊行反對「家居令」,疫症死人很多,為了自由(不戴口罩自由)生命不算甚麼?一種不設防疫措施叫佛系措施,十分存疑,可能誤解了無為法,深入研究再討論。這次疫症充分反映東西文化的差異。

  總結來說,自由不自由有三種看法:一、惡人自由,武力作後盾,打著自由壓制他人自由;二、個人自由,個人身心不容束縛,任何束縛都令個人發展損失。在自覺性低下時,正好被惡人利用;三、佛系自由,同檯食飯各自修行:離諸相,不執兩邊,尋求個人大解脫,得大自在;提倡空寂行,造福眾生,共享六和敬的平等自由。正道是:功德無量人共享,佛法知見真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