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 驗    克 剛

323

  毫無疑問,澳門特區今天處於高速發展階段,且自10多年前開放博彩業經營權,配合上國家惠及港澳的個人遊政策,令到旅遊博彩業這個龍頭產業突飛猛進,博彩毛收入、旅客量攀升,至今,這個高速發展大環境可以說方興未艾。因而,從現實的各種掣肘中,也令到人們深深感受到不同領域莫不出現跟不上現象,以至舊區的規劃、配套,難以達致與新城有效聯通。

  剛過去的春節黃金周長假期,是澳門旅遊業首個重要檔期,從年初二起旅客「逼爆」,而連日實施人潮管制措施,將大三巴牌坊的客流,單行方向引導到大關斜巷等街區疏散,降低議事亭前地、大三巴街人流混亂的壓力,儘管能起到疏導作用,只是,從另一方面,也教人關切,當這種導引人流措施促使旅客進入舊區,成為當局希冀的「引客入區」以後,舊區能否有效接待這些「不速之客」?令到他們可以「遊」、「藏」,從而在配套中遊玩、感受社區文化、生活氛圍,以至能從舊區有效接駁到其他地方?

  固然,過去1年,關前街區在營商機構、社區組織和政府攜手合力下,打造「爛鬼樓」引客入區「品牌」,逢周六、周日,甚至封路推動關前後街、一段果欄街成為人行專區,開設文創攤位,乃至光影節也在區內設立「打卡」點,促成旅客經大三巴、大關斜巷、長樓斜巷連接爛鬼樓;可是,引入人流,能否留住人流,莫不關乎各種相應配套設施是否具備,商業、休閒、娛樂,以至歇息地方,能否構成互補留客,才值得關注。

  因為,光以人潮管制措施促使大三巴人流經關前街區「疏散」,可以說,當中並不具備舊區吸引人流駐足「遊」、「藏」,只能如「潮退」般,人潮路過舊區,走向疏散地方,變成「過門而不入」的「徹退」功能,與「引客入區」,留駐在舊區體驗旅遊,感受街區、里巷生活文化,推動營商促成社區經濟發展互不相干。

  也許,經過春節黃金周的試驗,從人潮分流措施推動旅客經過舊區,在社區新增的商業氛圍中,可以檢視,舊區的「掣肘」在有心人經營下,能否達致「遊」、「藏」目標,為完善舊區規劃,提供寶貴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