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和氛圍    樂 仁

218

  儘管國人深明,我們中華文化、文明傳統根基是「和」、「大同」,中華民族在這個「基因」推動下,是熱愛和平、善待他人的群體,從過去二千年歷史中,展現出來領先世界各地的先進一面,都在吸引萬邦雲集時,只有自保和成果供大家共享,而非憑藉侵略自肥,形成零和博奕。可是,這種善良一面,在一個多近兩個世紀以前,變成別人覬覦的「肥肉」,尤以列強在「工業化」以後,從第一次、第二次工業革命展現出來的強勢,變成以強凌弱,侵略他人的霸權,令到不少工業化、制度落後地區飽受煎熬,中國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儘管領先世界,卻在外侮侵略下,變成割地賠款的「內出血」兼外傷重創,幾近亡國不能翻身,這是中華民族在貢獻世界的同時,形成一頁不可磨滅的悲慘歷史教訓。

  當然,國人深明自強不息、民族復興,需要具備實力,需要具備能夠自保、抗禦外侮的力量,否則,不管從發展中如何取得重大成果,也可能變成別人搶奪目標,遭受再一次打擊;然而,這種自強且自保的力量追求,絕不等同過去西方世界侵略中國的掠奪,更不會逢強必霸,在參與全球化中,以霸權來促使自己「獨贏」,無視別人發展所需。同時,正因為國家、國人經歷過被侵略,差點亡國的慘痛,才會痛定思痛,更會以這些切身感受為鑑,以同理心明晰,別人也害怕中國富起來到強起來以後會稱霸,因而產生不必要憂慮。在理解別人關切的同時,國家在四十年改革開放進程中,其實早已向外界表明「三步走戰略」,到二十一世紀中葉實現基本現代化;與此同時,當邁向二○二○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基本富起來目標時,更提出「一帶一路」的戰略,向世界表明中華文化、文明的「和」、「大同」理想,以現代化、新時代面貌,促使各參與者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形成利己利他的一種互鑑、互利、合作、共處大環境。

  固然,國人深明箇中關鍵,一方面,要知道與西方世界的差距,才能按實際情況,不為表象的「富」迷惑,誤判形勢;尤其需要保持實力,具備自保力量來確保免於遭受侵略,一方面為世界發展貢獻自身力量,成為環球經濟發展「火車頭」,另一方面,還要夯實共建共贏共享基礎,向世界展現,正如「一帶一路」這個大平台,需要各方自願參與,才能共建共享,當中,就能透過「一帶一路」,掃除各地的憂慮,看清在這個平台上,其實大家再難區分你我,變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共同體」。而事實也力證,當「全球化」征程不斷深入發展,「一體化」、共享的深化,更是難以細分誰佔上重大得益,只可以說,是共同受惠,且按各自實力、付出來分享成果,以各自建設力量來收穫分成。

  如果以這種思維檢視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當中明確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鑑、互利共贏,設若將之視作中國改革開放的新時代版本,其實也正是國家從利己利他中,將自身實力擴大,推動自身發展更大地向「利他」一面用力,且吸引各地參與到這個大平台貢獻自身力量,形成合力,促成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現代建設。從中,也可以清晰看到,國家依然以中華文化、文明「和」、「大同」的根本行事,向世界展現中華民族友善、和平一面,展現誠意,推進「大同世界」、天下太平,令到全球都在祥和氛圍中,維護好這個大格局,又令各地分享到成果,人人受惠。這才是新時代國家改革開放「新版本」營造的 「全球化」格局,並非一些人們所憂慮的中國會在強大以後稱霸,欺凌其他地方。

  正由於這些別人的憂慮,國人在查找與列強差距、鴻溝的同時,當要凝聚自保實力,便需加強「和」、「大同」的展現力量,以祥和推動改革開放、「一帶一路」建設,從事實說明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的精妙和根本,共同參與,才能體現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