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苦貧困牧戶用水「苦盡甘來」 孫郁華

150

  雖然傳統蒙古袍搭配休閒布鞋看起來並不協調,但57歲的牧民烏日金不得不這樣穿。因為常年飲用含氟水,她的腳已變形,凸起的腳骨讓她無法穿上與蒙古袍最搭配的皮靴。讓人欣慰的是,今年她終於擺脫折磨她家幾代人的「高氟水」之苦。

  烏日金一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生活在國家級貧困旗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浩日慶敖包嘎查。這片草原,地下水含氟量比國家規定的安全飲用水含氟量最高界限高出1倍。這裏很多人到了晚年就會彎腰駝背、關節變形,這正是氟超標導致的骨骼畸形。她說:「父親60多歲臨去世前幾近癱瘓,我們一直以為這是積勞成疾,沒有想到有水的原因。」

  比父輩們幸運的是,內蒙古加快推進的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工程,讓人們不再遭受「高氟水」「高砷水」等不安全飲用水的傷害。內蒙古從2018年開始計劃投資4.96億元解決7.6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按照計劃,這一目標到今年年底將全部實現。

  在烏日金家狹小的廚房裏,一台壁掛式淨水器格外顯眼。這台今年6月由政府提供免費安裝的淨水器,能將自來水含氟量降低到安全範圍內。淨水器還配有蒙古文使用說明書,方便蒙古族牧民使用。

  「除了氟超標,每人每天可用水量低於35升、人力取水距離超過800米、人力取水往返時間超過20分鐘的都屬於飲水安全不達標,只要飲水安全不達標,就不能順利脫貧。」正鑲白旗水利局副局長王金虎說。

  與在草原上分散居住的烏日金家不同,人口相對集中的正鑲白旗大紅山村剛建起淨化水質的小型水廠,集中淨化入戶的自來水。

  63歲的陳河從小生活在這個地下水氟超標的村莊,是村裏7戶貧困戶之一。已經彎曲的雙腿,讓他完全喪失勞動能力。他盼著今後安全的飲用水,讓他的孩子徹底擺脫「高氟水」帶來的痛苦。

  在沒通自來水的正鑲白旗哈夏圖嘎查,牧民家的淨水工序稍顯複雜。在剛剛脫貧的牧民格日勒圖家裏,進門處放著一台像牀頭櫃大小的反滲透淨水器。牧民們需要先用水桶提過來井水,再用它來淨化。「我們吃的水終於『苦盡甘來』,就像我們的生活一樣,愈來愈『甜』。」格日勒圖說。

  錫林郭勒盟水利局局長包廣華說,在內蒙古兩大牧區之一的錫林郭勒盟,目前農牧區飲水安全人口普及率由2005年的40%提高到93%,集中供水率由14%提高到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