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時代」下中國人就業多樣化 孫郁華

421

  「雖然我是一名血友病患者,但我也是一名『消防員』,雲上的『消防員』。」家住吉林延邊的張家源總是這樣形容自己的職業。

  一間臥室,一台電腦。張家源在過去三年裏從事支付寶的雲客服工作,根據自己的需求安排工作時間,平均時薪在20至25元。「帳單、退款、火車票……只要客戶遇到問題來諮詢,我都要負責解答。」張家源說。

  雲客服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張家源總結出了一套經驗:用戶來找都是因為出了問題,帶著火氣是正常,既要滅掉實際問題的「明火」,還要滅掉用戶心裏的「暗火」。

  起初,張家源回答問題機械,被誤認為是機器人。現在,他遊刃有餘,適應不同用戶的溝通節奏,在這份工作裏逐漸找到成就感。

  上小學時,張家源被查出患有血友病,之後他創業失敗,並且左腿受傷,一度陷入低迷。直到2015年,他在病友群裏看到招聘鏈接,和100多名病友一起報名,經過培訓和考核,得到了雲客服的工作機會。

  「我的父母都覺得很神奇,不出家門就能賺錢。」張家源說,「我很慶幸,生活在這樣一個『雲時代』,擁有這樣一份新職業。」據他介紹,全國超過2萬人已通過了雲客服培訓,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其中不乏罕見病人、殘疾人士。

  隨著互聯網文化不斷推陳出新,傳統就業思維逐漸被打破,應運而生的新職業逐漸活躍起來。近日,支付寶首次公布在其平台上出現的40餘種全新職業,近700萬人次實現就業,展示了數字經濟給就業市場帶來的活力。

  公交車路線規劃師、單車獵人、垃圾分類師、AI標注師……這些聽起來很新奇的職業逐漸出現在人們周圍。

  支付寶的報告顯示,這些新職業體現出許多特點,如三分之二以上是兼職,三分之一兼職是在線完成。新職業從業者中,約一半生活在三四線市縣,新職業也並非年輕人的專屬。

  上海社科院研究員、原副院長何建華表示,數字經濟刺激了零工經濟繁榮,增加了就業的彈性空間。隨著移動互聯網和移動支付的全面滲透,個人可以發揮比公司更強的低成本優勢,也可能出現更加高效的協作。

  冬日的傍晚,張家源做完康復訓練,重新坐在電腦前上班。他說:「我不喜歡弱勢群體這個標簽,在這個時代每個職業都能夠獲得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