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責任 樂 仁

366

  中華民族既然具備整體觀作出各種行為準則,因而,每當提出來觀點角度,又或論述,當人們審視它的內涵時,不得不以整體來看待,更不得不從所表述現象再觀照內裏關乎整體存在、運行的意涵,才能立體、真確領略當中具體意思,掌握其中真妙。否則,只單憑一句說話的表象而掉入了「二分法」、「對立」環境,那麼,這種差異必然令到在掌握真意時,產生天壤之別,甚至會出現不必要誤判,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正如,國家實施改革開放時提出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表述,如果僅僅從當中判定「只有一部分人富起來」,又或「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便毫無「擔當」,毫無責任,形成社會分化、貧富懸殊,那麼,顯然是錯誤理解箇中話語,也錯誤理解中華民族、文明文化其實具備「和」、「大同」的精神,甚至忽略民族性強調的「道」,在利益、致富的追求中,要取之以道。

  那麼,「讀懂」、「讀通」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意涵,便豁然開朗,從而體會到,先富起來的人、先富起來的地區必須肩負責任,在具備條件、能力的同時,創富致富以後,需要服務社會國家,需要回饋社會國家,體現整體共建共享中所應肩負的責任感。

  不難理解,這是先賢在民族、文明文化發展進程中早已確立的規範,個人的存在,是處身群體中,因各種條件機緣交織契合而取得成就,這些都是「共建」的「成果」,因而,成果便需與大家分享,形成「共建共享」,體現整體的存在。這和今天資本主義社會中重視的「社會責任」並無二致,如果能從這個角度切入,回看中華民族「和」、「大同」,便能深深體會前人的論述,怎樣教誨一代代人肩負社會責任,才能說得上是「有擔當」的人物。

  如果單純從「回饋國家社會」而審視,也許,今天大家會覺得這種說法「太高調」、「太沉重」,但是,當換了角度看,換了切入點審視,其實,古今中外何嘗不是將個人和整體之間,串連起來「責任感」!只是,近代資本主義制度強調的個人自由,在金融資本流動形成掠奪下的一種財富分配思維似是走上了歪路,在嚴重的貧富懸殊加劇中,西方世界僅有的手段未能有效回應「責任感」和「共建共享」,才出現社會分化的危機。

  當然,國家擺脫了「大鍋飯」的「共貧」,改革開放推動「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出現貧富懸殊現象;但是,這只是「現象」,國家看清問題所在,設定扶貧、脫貧戰略,今年,正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可見,「市場化」、「社會」中必有貧富差距,但,它不等同任由「赤貧」自生自滅,而是,「先富起來」的有責任助力脫貧,體現在國家社會中的責任和擔當,具備機制化解社會問題。

  樂 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