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山師父•開門見山】任重道遠

72

  記得以前在軍中時,長官常發派掃除工作給我們。有些人是長官在的時候表現認真,長官離開,就想辦法休息;我是不管長官在不在,該做就做,該停就停,始終默默耕耘。

  有一回,我們打掃完正在休息,其他人卻突然都認真了起來,我也沒去注意,原來是長官來視察。結果輔導員看到我在休息,說了我一頓,當下我就是恭恭敬敬地回:「好,是!」輔導長一揮手:「去掃地!」我想也不想,拿起掃把,便掃起地來,只在心裏笑一笑,毫不在意!這一生中,我就是要跟自己、跟明眼人、跟天地開個玩笑!

  奇妙的是,有許多好事,長官大多會來找我,所以我相信,人眼睛都是雪亮的!我們不必在意某些小事情,只看自己是不是醞釀到值得別人信任,於是需要擔當任務時,須交給誰,清清楚楚。

  任何一個團體,難免會有些牢騷。碰到人家跟我發牢騷,如果講的差強人意,我就聽;但如果講過火了,牽扯太多或失去客觀,我就叫停,這就是圓融。不要聽人講到最後,結果自己也變得不客觀了。

  曾經有一回,兩位師姐為了一件小事吵起來。其中一位說:「你沒給我」;另一位不服:「明明上次給你了啊!」不管真相如何,兩個人都拉不下臉來,我當下要兩位師姐「都回去想一想再說」。她們各自回想,果然事情也就解決了,這意味着處理問題不必慌,不必急着當下一定要爭個水落石出。

  碰到與人意見有衝突時,可以解釋,就盡可能解釋清楚;如果當下解決不了,就按捺住。有時候執意要說明白,反而讓對方將全副精神用在跟我們唱反調,這已經不是對方不聰明,而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了。遇到衝突,但求順心,沉默是最高級的幽默,一個懂得沉默的人,話語自有幽默;一個急於表達的人,很難幽默起來!

  即使是遇到小人,喜歡把功勞攬在身上,壞處推給別人,或是千方百計不讓別人有機會,遇到這種處境,就是比誰的定力強、誰沉得住氣。該建議則提之,該有個公道話則表達之,稍安勿躁,自己千萬不可浮動。因為人皆有眼,只要懂得默默耕耘,自然鬼使神差,扭轉乾坤。

  任何一個團體,合群最重要。甚麼叫「合群」?例如,大家都在忙活時,就算幫不上,心裏也唸着:是不是可以買點甚麼,慰勞大家、或是勉勵勉勵?這種旁敲側擊的法子總有,就看自己的心有否到位?如果沒心,自然甚麼都不會去做。

  有句話說:「任重道遠」。有人說,因為責任很重,所以感覺這條路很遙遠。但我的解義是:因為可任重責,所以能走很遠;因為路途長遠,所以重視責任;也因為認知道的廣大與無限,所以可以任重道遠。在修行的路上,有形、無形都要重視配合,而且,無形往往勝於有形,大家都知,無形最是不可思議,要以敬畏之心看待。與大家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