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 樂 仁

1245

  新中國追求國家民族現代化,是基於過去1個半世紀以來國家民族積弱的原由,未能緊扣西方世界工業革命形成的「機械化」、「電氣化」提振生產力,依然抱持以農立國形成的農業社會運作和生產模式,從而給機械化、現代化生產力比下去,受到時代洪流發展淘汰。

  於是,明白到問題出於「現代化」,而非過去我們國家民族的文化、文明、生活理念和模式這些「根本」出問題,那麼,便一清二楚,我們是在「技」上輸了,而非根本上民族個性、性格,以至那套精神價值給別人「打敗」,為此,可以切合前賢提出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方面著力。所謂「體」,是主體、是精神主導下的「整體觀」,是「和」、「大同」,求同存異建設和諧社會、人際關係的共生共存理念,而非有了「技術」,可以贏取更大利益,便出現了「物競天擇」、「森林定律」、「叢林法則」贏者全取的打倒、犧牲別人來維繫個人、自身利益。

  也許,這是西方世界在他們民族、國家發展進程中對「道」、「自然」理解的錯誤詮釋,看到「森林」中萬物競逐出現的「弱肉強食」一面,便以為是「森林」的「全部」,卻未能看透「森林」中那些「食物鏈」、共生共濟關係,是一個「大循環」,最終在看似互相「殺戮」的過程以後,是互為助力促成共生的生生不息循環,互為成就,確保多樣性。

  今天,西方世界學術界愈來愈揭露生物多樣性的大自然法則,才會出現環境保護、生物保育議題,而當中的精神,其實中華民族早在幾千年以前,在「道」、「易」中便參透得淋漓盡致,展現成為指導民族生存的「和」、「大同」,以「易」、「太極」潛藏於民族性、國情中去,事事彰顯「大循環」,就是「變」與「不變」的互為演進,互為基本,追求「現代化」的適應天時地利人和衍生的大自然運作,演變現象。

  四季變換、日夜轉化,令到中華民族先輩在生存中,感悟了這套「道」、「自然」的「密碼」,以「太極」、「八卦」授予後世,依循當中的「領悟」、「解說」,開啟一代代人「知命」、「應天」的生存法則。從「森林」中,看到萬物共生且又互為轉化;從陰晴中,體會萬物生息過程缺一不可,孤陰不生,獨陽不長,一切都是建基於「互動」、「共生」卻僅僅給人們看到「一剎那」的片面現象。於是,「森林定律」、「叢林法則」便是西方世界看到一個片面,而非「道」、「自然」的全部,而這以偏概全的思維,終跟中華民族「和」、「大同」的精神背馳,卻只能為我們提供「互濟」思維參考,走上「現代化」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