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清朝戰神卓興府第 卓啟燦 (香港珠寶總商會會長)

1082

  潮州老府城,是潮汕地區歷史上潮州府的政治文化中心,人文鼎盛,那裏斑駁的城牆,彷彿向人們訴說着她昔日的繁華,歷史的長河像流水般已漸遠去,歲月濤聲依然拍擊著潮州這座綠樹成蔭、繁花似錦的古城。在成行的樹蔭下,古城有多少高第華宅深藏其中?有多少歷史被遺忘?

  利用新冠疫情帶給我難得的假期,約伴前往潮州老城區尋幽探勝,我們沿著習近平主席不久前走過的路,漫步這座承載着千多年歷史文化的古城,尋找兒時的足印。當我走進古城區,徘徊在一條條古巷,步進一座座古宅第、古民居,彷彿看到的是一件件「歷史的化石」。回憶逝去的歲月,已似雪泥鴻爪,看着既陌生而又熟悉的日暮街角,一種親切感由然而生,撩起了我無盡思緒。作為將門後代,敝人對家史卻不求甚解,深感愧對先祖,終於因疫情得以「偷得浮生半日閒」,來個查根究柢。

  走進博物館,翻閱發黃的史冊卷宗,徜徉在書的海洋裏,悠悠書香撲鼻而來;卓家先祖那段塵封已久,為大清朝奮戰拼搏,馳騁沙場的驚心動魄歷程映入眼簾,不禁令人肅然起敬,引起我的求知渴望。

  此刻,我正走進時光隧道,穿越浩瀚時空,到了清朝的道光年間,彷彿看到我的先祖卓興威武的身影。卓興,字傑仕,乳名卓花開,1829年(清朝道光九年)出生於廣東潮州府揭陽縣棉湖(今屬揭西縣)。清朝道光末年至同治年間投軍,因武藝出眾,驍勇善戰,戰功彪炳。他從士卒做起,靠自己的實力在戰場上奮勇拼搏,越級晉升,軍威顯赫,成為三軍統帥。他在任期間,深入民情,撫慰貧苦,嚴懲污吏,受到人民的愛戴。潮州城裏那時有句口頭語,叫做「十五升,做總兵」,說的就是卓興15年間從兵勇晉升到正一品「建威將軍」,成為名震嶺海的清軍一方統帥歷程。

  大清皇帝同治得悉卓興戰績輝煌,功勳超卓,且為朝廷舉薦賢能功不可沒,故宣召其進京覲帝,御前受賜頂戴花翎,憑軍功加封「格良葉巴圖魯」稱號(格良葉巴圖魯即戰神、勇士、英雄),冊封正一品「建威將軍」,並欽賜穿黃馬褂(又稱武功褂子)及兩次賜誥卓興家族「三代一品封典」,這在清軍甚至清廷中極為罕見。建「駟馬拖車」官邸「卓府」於潮州府城(今潮州市中山路,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因獲同治皇帝恩准,特將「卓府」官邸命名為「建威第」(意即正一品「建威將軍」的府第),皇上且欣然御筆一揮,為卓興親筆題下「建威第」墨寶。

  卓興一生馳騁沙場,功勳卓著,為國連年征戰,他深沉剛毅而多智謀,對士卒嚴軍紀但同甘苦,所以士卒都願意為他賣命,是清朝少有的常勝將軍,為清朝立下了不朽的戰功,清廷多次褒獎他。天妒英傑,卓興在長期憂國憂民中,於1879年(清朝光緒五年)病逝,享年51歲。

  沿着時光隧道往返,在穿越中回到現在,「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往事如煙,重臨潮州府這座千年古城,她的歷史文化底蘊,乃潮文化的寶藏;我頓悟年少時對她熟視無睹的無知,徘徊在「斜陽草樹,尋常巷陌,」愈感依依不捨。我走在古城江邊,登上金山半腰的北閣佛燈勝景,倚著欄杆眺望巍巍韓山,浩浩韓江,聽著那滔滔韓水的拍擊濤聲,彷彿新時代正在奏響讚美樂章,這座歷史文化名城,正在煥發出喜人的新氣象。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隨著深入了解,史冊的記載就像訴說著往事,豐富了我對先輩的認知,使我敞開心扉,對先輩更敬畏。正因為有無數使我們引以為傲的先輩以及他們的英雄事蹟,中華民族才具有良好的品德和優秀素養且極具韌性。當前全國14億人民團結一心,為實現偉大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