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乒乓球的魅力 朱昌文

264

  打乒乓球是我自幼最喜愛的運動,至今雖已屆垂暮之年,但興趣依然不減,每周堅持兩次到香港公園體育館與一群興趣相投的朋友打球,風雨不改,除非受疫情威脅,體育館關門。這項有益身心的活動,給我的生活增添樂趣,可謂魅力沒法擋。

  我對打乒乓球興趣那麼大,是過去幾十年來各種因素促成的,當中蘊含一股愛國情懷。最記得,一九五九年春天,在香港出生和成長的容國團,在聯邦德國多特蒙舉行的第二十五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中,以三比一力克曾經九次獲得世界冠軍的匈牙利名將西多,為中國奪得世界體育比賽第一個世界冠軍。這個喜訊令曾在體育方面積弱的中國舉國歡騰,香港市民同樣感到興奮雀躍。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中國大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乒乓熱,到處都見到正規的和土造的乒乓球桌,一時間出現了五千萬人揮拍上陣的熱鬧場面,因而乒乓好手人才輩出,並奠定了其後幾十年中國的乒乓王國地位。

  一九六四年六月,當時的世界冠軍中國隊蒞臨香江,在九龍伊館(即現時的麥花臣場館)表演,掀起了一片撲票潮,我有幸撲到門票成為座上客。那天看到多位我的偶像包括莊則棟、李富榮、徐寅生、張燮林、梁麗珍等的精湛球技,興奮之情難於言表,而全場座無虛設的伊館掌聲不絕,歡聲雷動,尤其有「魔術手」之稱的張燮林變化多端的削球令球迷大開眼界,娛樂性最為豐富。

  也記得,一九七一年參加名古屋世乒賽榮獲四項錦標的中國隊,應香港乒乓球總會之邀請,於四月和五月分兩批訪港。各場門票在三個多小時內全部售罄,兩千餘人輪候購票而不果,香港市民對中國乒乓球隊如何熱愛可見一斑。

  有一天,國家隊拜訪愉園體育會,當時在《新晚報》當記者的我,接到「柯打」採訪這宗新聞,我不禁滿懷高興,心想可近距離見到多位偶像,機會難得,除了想與他們合照之外,我還拿出平時用慣的球板,再到附近書店買了一支箱頭筆,一切準備妥當,打算請所有在場的球手在球板背面簽上名字,以作留念。在現場採訪,看到徐寅生、莊則棟、李富榮、張燮林等人,喜不自勝,完成了工作後,爭着與他們合照,並遞上球板和箱頭筆,他們都熱情在板背上為我簽名了。我拿着這塊簽滿乒乓名將名字的球板回到報館,向同事們展示,他們都感到羨慕。可是,我想不到,過了一段日子,球板上的名字受到汗水所濕逐漸融化,字跡變得模糊不清,這令我頗感遺憾,原來我設想不周,箱頭筆的墨汁是分油質和水質兩種,我該買不易褪色的油質筆,但卻錯買了水質筆,以至造成不可彌補的缺憾,至今仍然耿耿於懷。

  每周兩天與球友切磋球技,我視之為歡樂日,因為場館裏歡笑聲不斷。有乒乓球教練歸納打乓乓球有十大好處,包括它是一種體力與腦力結合的全身運動,是最好的鍛煉身體方式,可令身手靈活,反應敏捷,運動量可控,可以減緩衰老,預防老年痴呆,尤其適合長者。還有就是場地要求簡單,不受天氣影響。打乒乓球需有對手,因此它是結交朋友、擴大生活圈子的良好方式,等等。

  我切身體會到,打乒乓球確有以上的好處。近十多年來,我一直沒有中斷打乒乓球。近年體力雖有所下降,但整體尚算保持健康,當然這並非單一算是打乒乓球之功,也需要在生活方式和飲食習慣等方面加以配合。

  我與球友都知道,乒乓球要想打得好,不僅要基本技術好,還要腦筋靈活,眼睛銳利,每一個球都要衡量怎麼打和怎麼接才是最好,這就要憑經驗和判斷力。打球還要不斷地觀察對手的站位,分析對手的球路、特長和漏洞,變化打球的動作,把球打到對方最難接的落點,這都要在最短的時間裏作出應對。所以有人說,打乒乓球是「聰明人的運動」,一點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