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  長 

樂 仁

199

  如果以「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視野觀照近年世界「大格局」的發展和演變,尤以西方發達經濟體本身面對的內外政治經濟問題,似乎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在產業脫實向虛下,金融業的炒作令到資產價格泡沫化而一浪一浪的「泡沫」爆破危機衝擊,令到貧富懸殊加劇,出現了99%窮人與1%富人「二元對立」以後,過去賴以穩定社會的「中產階層」迅速「蒸發」同時淪為1%窮人,這種貧富對立下恰恰政府「救市」所拯救的,被指是吹大資產價格、形成金融經濟泡沫的「大鱷」,反而1%窮人為他們的炒作惡果「埋單」,從而激發起「佔領華爾街」行為,為仇富、極左、極右、民粹提供溫床。

  這就是一個社會「不公」下呈現的反映,也是當普羅百姓有感社會強烈傾斜向「富人」、財閥,忽略了基層需求,「偷了他們芝士」以後,甚至變本加厲「偏幫」那群「大鱷」而令到基層利益嚴重受損,被指為「劫貧濟富」,也重重創傷基層原有的社會福利,為此,在99%中,產生了「不平則鳴」的社會反彈。固然,當中的思維、立論不一定有具說服力的邏輯,但毋庸置疑,當這些論調說出了基層「心聲」,便會凝聚起來他們的不滿和怨氣,當被「有心人」操弄下,會是一股重大的「反對」、反建制力量,從而令到極端的情緒反映在一次又一次的「黑天鵝」效應上,表面上都出乎人們意料,但是,當回過頭來看,並不是「出奇」的「反艇」結果,而是,早已有蹟可尋。

  正因為西方發達經濟體的政治經濟操作將「二元對立」放諸於內政外交,當貧富懸殊加劇以後,仍然從既有的內耗、分化中企圖化解社會深層次矛盾,可惜,基層在過去「小確幸」的環境一去不復返,以至還要飽受經濟下滑的亂象和煎熬,為興風作浪者「埋單」。可以想見,一個國家、社會在如此失衡下,不從協調、平衡來對症下藥,反而以「印銀紙」刺激資金高度流動再投入金融資本市場興風作浪,焉能不火上加油,令到基層怨氣加劇,以「對立」來抗衡貧富懸殊,以抗爭來企圖剎止政府的任意妄為,終於社會產生白熱化的階層對抗,以圖扭轉既有「制度」!

  從世界「大格局」這一端近年湧現的亂象,促使進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可以說,是西方發達經濟體自身未能為政治經濟矛盾湧現而找到「平衡點」來求其在化解上體現不偏不倚的「中」,藉以調和自身各種利益,體現公平、公正,才會湧現出來各種「黑天鵝」效應。可惜,這種顯淺道理,放諸「二元對立」的西方世界思維,完全難以理解箇中因果關係,反而,按一貫的「二元對立」將視線放在中國崛起這一端「大格局」上來找「答案」,甚至以民粹、「零和博弈」思維看待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取得的成績,不問原由,脫離理性思維,便直指中國「偷了」她們的「芝士」,以至美國從中美貿易逆差中大做文章,頤指氣使地斥責「佔盡」了美國、美國人便宜!

  這顯然是將既有的市場秩序、平衡完全不顧,只以利益、利害作為「受損」的全部原因,從「二元對立」、「零和博弈」的一貫手段中,排除了溝通、協調手段,從而以「霸」來將經濟、市場效應放在「贏者全取」的又一次「對立」上去。可是,當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已呈現由盛而衰的「大格局」勢態,而這邊廂卻與中國崛起的「大勢」形成對比,怎樣才能找到兩個「大格局」呈現的消長之勢「平衡點」?相信,再不能採取過去「對立」、「零和博弈」的方法,以為可以再一次將對手壓垮。恰恰,當中國崛起和世界「大格局」從消長之「大勢」中呈現人們面前一種多元、多極的「大格局」,我們是否依然相信「零和博弈」會由「強者」全取?抑或,在多元、互聯互通中,更講求「平衡」、「協調」的重要性來締造共贏格局,而這點,正是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直指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