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不服     克 剛

186

  社區經濟,是放於各個地區在整體經濟發展進程中,必然湧現不均的現實,才會促使人們看清不同區份本身的社區資源,歷史文化沉澱,以及地理位置優勢,契合原來的區內經濟元素、人文氛圍、民生發展,才能以具備「個性」的要素,以圖從社區自體去蕪存菁,及至希冀引入新的經濟元素,助力社區的營商、創意創業,煥發生機,展現出來具生存氣息、能力的發展。

  而且,不同社區、舊區,地理位置這個區份要素,更具備強大的潛藏動力,甚至能否形成新城舊區的串連,將新區份的現代化元素、設施化作舊區的輔助、協調配套?一如、公共交通、停車位、社會服務設施,當舊區難以在本身建設起來這些硬件的時候,若能連接新區份,便可有效紓解這些「短板」,形成新城舊區共享共同資源的共濟,促成舊區配套增加。

  只是,當人們每每想到社區經濟這個議題,面對舊區配套不足,很容易掉入一個「引進來」的陷阱、障礙了,對本身區份的認知,以至怎樣撮取本區菁萃要素,才從外「嫁接」新元素,以期能適應環境,免致「水土不服」。想想,過去社會提出來的活化舊區,便一面倒提出來「引客入區」,從旅遊步行路線的設計,到曾經推出的旅遊路線巴士,莫不是以政府手段以期向舊區「輸血」,卻未能理順,究竟舊區是要「輸血」,還是,只要彰顯區份特色,完善各項配套,自然有一定人流流進舊區,體現社區特色。

  這才是今天環球旅遊重視「體驗旅遊」的發展大趨勢,社區舊建築、歷史文化、風土人情,以至地理位置形成的獨特個性,小販小吃排檔,都是自由行客尋幽探秘所在。於是,不難想像,政府的設計、扶持,便要認清不同區份的特色和「密碼」,來破解障礙舊區發展的因素。

  一如,內港有沿岸碼頭和漁業,有堤岸,有填海發展外擴的痕跡,以至有一河兩岸與珠海灣仔的風光。怎樣善用這些「老化」的資源,還是忽略他們的特色,只想「引進」,以扶助文創這個新興產業,一股腦兒輸入到舊區,結果變成同質化,或水土不服,推動活化舊區、激活社區經濟變得事倍功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