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師說佛 角度不同 悟多覺

148

  機緣幸能譜寫美麗人生(十二)

  書接上文,世上機緣很多,一定要先找到善緣,站穩腳跟。話說智常為找真諦,找到大通和尚,探討本心本性,聽一番道理,狐疑未釋,找到六祖求助,六祖八句偈,使智常明白了,回敬八句偈,他們從不同角度談佛性罷了。整件事緣上文已交代,現分三部分詳細分述:

  (一)智常的狐疑:究竟狐疑甚麼?人家大通和尚不是好清楚說明佛性清淨,猶如虛空嗎?覺體圓明兩個條件(正見,真知)都有的話,即見性成佛,完全依足心經的說法,三世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正見)三菩提(真知)。這樣也不滿足,還考慮甚麼呢?大通未為智常解決本心問題,注意智常的問題「本心本性」一併提,籠統講佛性,本心亦應無問題,已經成佛。但智常顯然有一個疑問:本心(底)好壞沒有理由不影響成佛,其實以此人水準,怎會不明白本性就是眾生皆有佛性呢?他不明是本心對成佛有多大影響?所以,當他受到六祖點化,回敬時承認說:「著相求菩」執著看人的本性。可見未讀勝鬘經,不理解大通和尚最後說:「亦名如來知見」。

  (二)大通猶存見知:前文說法達一節,提及佛知見即是凡夫知見,所以大通最後補充「亦名如來知見」,對本心也做了註腳,只要讀過勝鬘經,知道關於如來藏的問題,就是「佛知見即凡夫知見」,成佛者須更高層次的修練,如來也來自凡夫也。六祖評大通和尚所說「猶存見知」即是一般解讀,見畫解畫,道理不失嚴密,但缺乏神髓,反而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六祖說法則一「偈」見血。

  (三)六祖一「偈」見血:六祖八句偈揭示人的本性都因客觀事物影響,「不見」、「不知」、「錯認」、「一念」各種感覺都不同,所以,要講本性如何?最後一句:閣下留意:「自己靈光常顯現」,六祖未講「教人怎樣與你說?」而已,暗諷智常四處求真諦。智常也不蠢,承認著相。

   六祖是大師,看核心問題、大通法師是講師,依書也不失周全、智常好學,學師敢想敢問,孺子可教。果然,見六祖有料吧?繼續發問,這個問題,好像想坐六祖個位?下文分曉。(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