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我將和愛一起走過 羅咏芯(勞工子弟學校)

42

  時鐘的指針還未踏正凌晨,溫習中的我早已把窗前的夜色觀賞了好幾遍。

  每晚準時的過了12點正,澳門的空氣都變得安靜起來。對面大樓的每一個方格也陸續熄了燈,只有我的書房燈還亮著。很多個寂靜的夜晚未必經常能看見閃爍的星空,卻能常常聽見翻書的聲音,筆尖劃過草稿紙的聲音,輕聲細語的背書聲,這就是我在高三的夜晚。

  枱燈不知何時關上,漆黑的夜卻早過了四更。

  而在每個清晨,當我貪婪得想要多睡一會兒時,總有一股香味從門縫鑽進來拉我起床。待我再喝上一口暖暖的粥,一切的睡意就消散了。我知道這是媽媽在用她的方式為我的高三加油。媽媽的愛總是在不經意間長伴在我的身邊。每當我疲憊至極時,她總能第一個發現我的狀態不對。

  在一次學校補課後,我拖著勞累的身體回家。我那時只渴望可以早點睡覺,可是吃完晚飯後,媽媽說:「今天你幫忙洗碗吧。」我打了一個激靈,告訴她我還有許多功課要做,一口拒絕了她。媽媽卻笑著說:「沒事,幾隻碗很快就可以洗完了,辛苦你一下。」我一向做事慢,邊擦著碗心 邊埋怨著。

  第二天中午回家時,我看見了書桌上的一張紙,上面是媽媽的筆跡。我才知道,媽媽是想讓我暫時離開書本,讓我休息一下,才讓我去洗碗的。自那天過後,紙條成為了媽媽鼓勵我的一種方式。從媽媽的紙條也看出了我心情的變化,如果我花過於多的時間在學習上,她會留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勉勵語句,讓我保持心境健康;或者她會提醒我是否要改變一下學習方式。在我失意時,這些小紙條總能安撫我在高考這個「戰場」上經受百煉的心,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拿起這些紙條,我心 暗暗發誓:這場戰,只許勝,不許敗!

  高三的每一天或許是很勞累,但這似乎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高三,也是父母的高三。他們是我陷入迷茫時的擺渡人,也是我心靈遭受創傷後的心理輔導師,還是兼顧我身體健康的營養師。他們身兼多種「角色」,他們才是最勞累的。所以當自己在奮鬥時,也看看周圍,其實還有有人也與你一起努力呢!

  就讓這個黑夜不再那麼安靜吧。